生活

一别两宽,是否欢喜

肖遥  2019-08-26 10:57:18

  在去民政局前,小亚想象,那地方应该像殡仪馆,把从前相爱过的两个灵魂永远地寄存在那里了。大家一起凭吊完,就此各奔东西,萧郎路人。别人问起时,装作“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小亚抽到的办理号是上午的最后一位,一想到不用拖到下午,小亚竟然有些庆?#36965;?#21516;时又为自己的庆幸感到一丢丢愧疚。

  

  环顾周围,也不知道前面办理的那两位是怎样还能?#24863;?#39118;生,聊得?#28982;?#26397;天,就像一对老相好来参加活动似的。

  

  还有一对男女坐在楼道角落里,女的一直没好气地数落男的:我在外面辛苦挣钱,你在家坐享其成,还不满足,还给我?#25104;?#30475;,还要我哄你,没哄好你,你还踢茶几?这是家里风水啊!不想过了?赶紧离了。男的则一直在低声下气地劝:以后再也不踢茶几了。

  

  听到这里,小亚才觉得有点来办离婚的气氛了。正想着,又听见一耳朵?#21495;?#30340;咬牙切齿说“我恨你”,男的说“我爱你”。吃瓜群众们想必已经知道故事结局了——这俩离不了。

  

  小亚旁边那一对,感觉应该是真的要离了,男的坐在门口,眼睛红肿,双目无神,失魂落魄,女的戴着墨镜,插着耳机坐在小亚旁边听歌,声音大到小亚?#23492;?#28165;楚地听到旋律和歌词。两人未曾说过一句话,女的出去买了两瓶水,回来递给男的一瓶,之后再无交集。坐在他们身边,?#23492;?#24863;受到一股怨怼和哀伤的气息,就像走进一片荒凉的战场,隐隐可见此前两位战士经历过的刀光剑?#21834;?/span>

  

  另一位爆米花发型的女士,跟小亚一样到对面打印店里打离婚协议书,她就无意间瞥了一眼爆米花头女人要?#20174;?#30340;结婚证,照片还是黑白的,他们要离的婚年头一定也挺久远的了。小亚注意到,自始至终都是爆米花头女士一个人在办理各种?#20013;?#22905;老公一直没见人。估计那个人一辈子都是这样:老婆把啥都准备好,他才姗姗来迟,坐享其成,只?#20154;?#26469;签个字,可是他有没有想过,这是最后一次她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看这些最最浓烈的人间烟火,小亚忽然感到荒诞:尽管受理员很认真地问询,两人像结合时一样发了誓,但谁都知道,办离婚的地方是最没?#26032;?#36753;的地方,没有人在这里的时候头脑还是清晰的,而人们在这混乱里,稀里糊涂地哭泣,稀里糊涂地高兴。

  

  办完后,小亚一个人贴着墙根走,人行道上的反光耀目得残忍,刺目的阳光就像妈妈的责备。

  

  旁边店铺放着一首歌:“当岁月像海浪带我到很远很远,在望不到边听不到爱的那一天,我用相信明天编织了一个谎言,欺骗每一个辗转难眠的夜……”

  

  不然呢?道阻?#39029;ぃ?#24448;后余生,除了顶着大太阳冒着雨往前走,还能规避什么?

责任编辑:郭银双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