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別兩寬,是否歡喜

肖遙  2019-08-26 10:57:18

  在去民政局前,小亞想象,那地方應該像殯儀館,把從前相愛過的兩個靈魂永遠地寄存在那里了。大家一起憑吊完,就此各奔東西,蕭郎路人。別人問起時,裝作“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小亞抽到的辦理號是上午的最后一位,一想到不用拖到下午,小亞竟然有些慶幸,同時又為自己的慶幸感到一丟丟愧疚。

  

  環顧周圍,也不知道前面辦理的那兩位是怎樣還能談笑風生,聊得熱火朝天,就像一對老相好來參加活動似的。

  

  還有一對男女坐在樓道角落里,女的一直沒好氣地數落男的:我在外面辛苦掙錢,你在家坐享其成,還不滿足,還給我臉色看,還要我哄你,沒哄好你,你還踢茶幾?這是家里風水啊!不想過了?趕緊離了。男的則一直在低聲下氣地勸:以后再也不踢茶幾了。

  

  聽到這里,小亞才覺得有點來辦離婚的氣氛了。正想著,又聽見一耳朵:女的咬牙切齒說“我恨你”,男的說“我愛你”。吃瓜群眾們想必已經知道故事結局了——這倆離不了。

  

  小亞旁邊那一對,感覺應該是真的要離了,男的坐在門口,眼睛紅腫,雙目無神,失魂落魄,女的戴著墨鏡,插著耳機坐在小亞旁邊聽歌,聲音大到小亞都能清楚地聽到旋律和歌詞。兩人未曾說過一句話,女的出去買了兩瓶水,回來遞給男的一瓶,之后再無交集。坐在他們身邊,都能感受到一股怨懟和哀傷的氣息,就像走進一片荒涼的戰場,隱隱可見此前兩位戰士經歷過的刀光劍影。

  

  另一位爆米花發型的女士,跟小亞一樣到對面打印店里打離婚協議書,她就無意間瞥了一眼爆米花頭女人要復印的結婚證,照片還是黑白的,他們要離的婚年頭一定也挺久遠的了。小亞注意到,自始至終都是爆米花頭女士一個人在辦理各種手續,她老公一直沒見人。估計那個人一輩子都是這樣:老婆把啥都準備好,他才姍姍來遲,坐享其成,只等他來簽個字,可是他有沒有想過,這是最后一次她把一切都準備好了……

  

  看這些最最濃烈的人間煙火,小亞忽然感到荒誕:盡管受理員很認真地問詢,兩人像結合時一樣發了誓,但誰都知道,辦離婚的地方是最沒有邏輯的地方,沒有人在這里的時候頭腦還是清晰的,而人們在這混亂里,稀里糊涂地哭泣,稀里糊涂地高興。

  

  辦完后,小亞一個人貼著墻根走,人行道上的反光耀目得殘忍,刺目的陽光就像媽媽的責備。

  

  旁邊店鋪放著一首歌:“當歲月像海浪帶我到很遠很遠,在望不到邊聽不到愛的那一天,我用相信明天編織了一個謊言,欺騙每一個輾轉難眠的夜……”

  

  不然呢?道阻且長,往后余生,除了頂著大太陽冒著雨往前走,還能規避什么?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五分时时彩万位选号技 北京时时彩 上证股票指数 幸运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图 友乐河南麻将 波克捕鱼卖弹头的微 吉林微乐长春麻将 今日河北20选5开奖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天的 黑暗故事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走势图 西码中特两码 逢赌必输是好事 3d十拿九稳专家预测 全国股票微信群二维码平台 捕鱼王ll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