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在波蘭遇見肖邦

張娟  2019-08-29 11:17:06

整個廣場都沉醉在音樂的溫柔鄉里,不愿醒來

  肖邦露天音樂會現場

 

  那一場夏日驕陽下的肖邦盛宴

  文、圖/張娟

  發于2019.9.2總第914期《中國新聞周刊》

 

  一場暴雨將華沙的天空洗得一塵不染。云層很低,靜靜地隨微風流動。陽光透亮得讓人睜不開眼,空氣里散發著青草和泥土的芬芳。紅磚砌成的花壇里,是修剪得錯落有致的月季花叢,白色的月季開得如火如荼,遠遠看去,像中國南方白色的梔子花。

 

  這是波蘭華沙皇家瓦津基公園一個普通的夏季周日正午。肖邦夏季露天音樂會即將開場。

 

  一潭水池邊,矗立著一座高大的肖邦紀念雕像。雕塑用深褐色裝飾銅鑄成,高5米,重16噸。肖邦坐在垂柳下,眉頭微蹙,兩眼輕合,雙唇緊閉,似乎在細心聆聽大自然的聲音;他的頭發和斗篷隨風飄動,右手懸在空中,又仿佛是在琴鍵上尋找心中的旋律。遠遠看去,整座雕像又好像一架巨大的豎琴。

 

  一架黑色三角鋼琴置于肖邦雕像的左側。鋼琴上方搭起了遮陽棚,這也是音樂會的舞臺所在。

 

  夏日的華沙,氣溫并不很高,但紫外線卻格外強烈。坐在戶外,猶如火烤。華沙人似乎卻并不在意,他們頭頂烈日,圍著這個小小舞臺一圈圈坐開去,草坪上、水池邊、樹林里,甚至花壇邊的臺階上,全都滿滿當當。有滿頭白發、顫顫巍巍的耄耋老人,也有襁褓中的嬰兒。

 

  對于熱愛肖邦的華沙人而言,在驕陽下聽一場露天的肖邦音樂會,是一場神圣的儀式。

 

  廣場周圍是郁郁蔥蔥的大樹,像綠色的幕布圍繞著整個舞臺。微風襲來,“幕布”翻涌。

 

  12點,主持人上臺,介紹鋼琴家的身份和背景。

 

  演奏者來自世界各地,皆是著名鋼琴家、知名音樂院校教授以及重要音樂節和比賽的獲獎者。彈奏曲目全部為肖邦的經典作品,如肖邦圓舞曲、夜曲、波蘭舞曲等。今天的這位鋼琴家來自匈牙利布達佩斯。

 

  簡短的介紹后,鋼琴家登臺。

 

  來自匈牙利布達佩斯的鋼琴家登臺表演。

 

  隨著一聲悠長的琴音劃破天際,四周霎時間肅靜下來。美妙的音響設備將這旋律傳遞到每一個角落,在現場回蕩。

 

  一陣急管繁弦般的鋼琴聲傳來,似珍珠落在玉盤,又似疾風折斷勁草,又像是南方淅淅瀝瀝的雨滴,密密麻麻地籠罩住整個天際。

 

  接著,鋼琴的韻律舒緩下來。悠揚的琴聲如一股甜蜜的氣息,沁人心脾。周邊林立的參天大樹里,低矮的灌木叢里,朵朵盛開的月季里,都像流淌和分泌著音符。不時有微風佛面,像是琴聲的撫摸。整個廣場都沉醉在音樂的溫柔鄉里,不愿醒來。

 

  作為歐洲19世紀浪漫主義音樂的代表人物,肖邦是波蘭音樂史最具影響力和最受歡迎的鋼琴家和作曲家。他在華沙整整生活了20年,對自己的故鄉充滿著強烈的熱愛。他的作品以波蘭民間歌舞為基礎,又深受巴赫影響,尤其在創作晚期,他將這份對故土的思念和悲嘆都化為強烈的節奏與凄美的音符。時隔兩個世紀,這音符依然能穿透時空,在無數個夏日晴朗的午后,激蕩著人們的心靈。

 

  肖邦生前曾兩次試圖回國,都因戰爭而未遂。他的一生絢爛而短暫,去世時年僅39歲。死后他的遺體被安葬在巴黎拉雪茲神父公墓,他再也沒能回到魂牽夢縈的祖國。臨終前,他囑托他的姐姐將他的心臟帶回波蘭,如今被埋葬在華沙的圣十字教堂里。

 

  如同肖邦從未停止過思念華沙,波蘭人也從未停止過緬懷肖邦。

 

  華沙皇家瓦津基公園門口的肖邦音樂節海報。

 

  為了紀念他1910年的百年誕辰,波蘭著名畫家、雕刻家和音樂家瓦茨瓦夫什·曼諾夫斯基設計的肖邦雕像在設計競賽中脫穎而出,但直到波蘭重新獲得獨立后的1926年才得以豎立。二戰時,雕像不幸毀于戰火,1958年重建。

 

  從1959年夏開始,這里每年都舉辦肖邦露天音樂會。一般在每年5月中旬至9月中旬期間,每周日舉行,分中午12點和下午4點兩場,每場持續約一小時。

 

  音樂會是免費的。雖然現場沒有人維護秩序,但觀眾們都自動遵循著某些規則,安靜有序。

 

  早來的人頭頂烈日,坐在水池旁的臺階上,稍晚到的坐在遠一點的草坪座椅上。沒有座椅的就直接在草地上鋪一張毯子全家一起躺著,四仰八叉。想要更舒適一點的,甚至遠遠地在樹林里掛起了吊床,愜意地閉上眼睛,慢慢在音樂中進入了夢鄉。沒人因為這份隨意而見怪,相反在這里,音樂如同水、空氣和陽光,與人們的生活如影隨形,在琴聲中入眠,在琴聲中醒來,是最自然的放松方式。

 

  但是你又分明能感受到現場觀眾對音樂的那份莊重和虔誠。每當一曲結束,都能聽到鋪天蓋地經久不息的掌聲。你很難看到有人肆意喧嘩吵鬧,哪怕是孩童。

 

  音樂會不因天氣變幻而改期。雖然華沙的夏天多是天朗氣清的好天氣,但有時候也會陰風陣陣突降暴雨,這個時候,觀眾們要么自備雨具,要么躲在樹林底下,照聽不誤。

 

  整整六十年來,肖邦露天音樂會都不曾從華沙的文化日歷上消失過,成為一件“莊嚴而隨意,肅靜又休閑”的消夏盛事。據估計,每場音樂會至少吸引3000名觀眾,整個音樂季的觀眾多達12萬人次。肖邦音樂已經成為波蘭文化遺產的重要部分,對音樂的熱愛和癡迷早已像基因一樣被深深刻入波蘭人的骨子里。

 

  華沙被譽為“綠色之都”,人均綠地面積居世界各大城市之首。皇家瓦津基公園是華沙最大的公園,它保留著17世紀英國皇家園林的自然風貌,園內的宮殿、水上劇場、樓閣、池沼、草地錯落其間,是游客的必到之地。因此,肖邦音樂會經常會有一些意外的“闖入者”。

 

  公園門口的冷飲攤。

 

  他們被琴聲吸引而來,生怕驚擾了人們的音樂幻夢,可踅摸了一圈又找不到座位,只好拿著手機走到最前面拍幾張照片,就遠遠地站在樹林里或者犄角旮旯的空地上行注目禮去了。畢竟,隨走隨入,這就是肖邦露天音樂會的打開方式。

 

  入鄉隨俗,在華沙生活了三年的我也常像波蘭人一樣,躺在草地上、坐在臺階上聽一場肖邦音樂會。今天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對來自倫敦的老夫婦,他們在山坡下散步的時候遠遠聽到琴聲,便循聲而來。一看是肖邦音樂會,老人很興奮,感嘆自己多么幸運,能意外享受一場如此盛宴。

責任編輯:郭惠芬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安卓单机版麻将大全下载 黑龙江36选7官网 体彩刮刮乐中奖率 友乐河南麻将下载 秒速赛车投注网站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188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 江苏虚拟足彩e彩开奖 贵阳斗地主下载 广东11选5手机版 20选5带坐标走势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天天爱捕鱼内购破解版 山西快乐十分彩票漏洞赚钱 德州麻将怎么玩 167棋牌十年信誉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