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來愛丁堡藝術節,像海綿一樣汲取人類精神

張璐詩  2019-10-14 13:10:28

在“甘道夫”這個公認的英國文化偶像身上, 我看到了1947年愛丁堡國際藝術節創辦時的初衷: 為人類精神之綻放提供一處平臺

  走在蘇格蘭教會總會所的建筑群之內,19世紀的新浪漫主義和哥特風格建筑令人敬畏。攝影/張璐詩

 

  來愛丁堡藝術節,像海綿一樣汲取人類精神

  文/張璐詩

  發于2019.10.14總第919期《中國新聞周刊》

 

  在藝術節期間來愛丁堡來得太多了。老城內多處哥特式塔尖的巍峨懾人,在最初幾次的新鮮感之后,逐漸在擁擠的人群、堵塞的交通中被沖淡。奇怪的是,我發現自己仍然不斷回來。

 

  每次,在這里住下一小段時間,在同時進行的國際藝術節、邊緣藝術節、國際圖書節的龐雜節目單里選擇自己最想看的活動,精心仔細地塞滿每一個日夜。在愛丁堡的日子,就像將日常按下了暫停鍵的另一個平行宇宙。數不過來的節目和演出,凝固成一個個濃縮了熱烈情感與人類精神的空間。

 

  這次選看的第一場戲是倫敦名演員斯蒂芬·弗萊的《希臘神話三部曲》。到場后才了解,弗萊對希臘神話從小有情結,先出版了一套書 《希臘神話三部曲》,再以一己之力自編自演了同名舞臺獨角戲。“三部曲”分三場演,每一場兩小時,就是一張皮沙發、一個人,他時而躺,時而坐,時而站。但身為老戲骨的弗萊,在聲音與肢體上都少不了邊演邊加料,引起此起彼落的笑聲。看了一會兒,我恍然大悟這不就是說書嘛!我意識到作為“西方文化搖籃”的希臘神話的流傳度,其實并沒有我想象得那么廣。要不是弗萊的名氣,這樣題材的演出也未必能在劇場櫥窗上占據一張巨型海報的位置。

 

  在大禮堂里等“甘道夫”出場。攝影/張璐詩

 

  除了國際藝術節,每年我也會到愛丁堡國際圖書節看幾場活動。

 

  圖書節每年都在西區喬治大街盡頭的夏洛特廣場上舉辦。這個以喬治三世之女命名的小廣場是附近居民的私人花園,平日不對公眾開放,只在8月的三個星期搭上帳篷,充當圖書節的臨時會場。開放時,這里也成了人們來曬太陽、讀報休閑的綠洲。

 

  今年我來這里看了一場蘇格蘭作曲家詹姆斯·麥克米蘭的活動。麥克米蘭被英國評論界視為“蘇格蘭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作曲家”,不久前剛出了自傳。即便如此,國際圖書節的主會場聚焦一位本地的古典音樂家,在我的經驗中仍屬罕見。蘇格蘭的古典音樂發展歷來不算受人矚目,如今世界上堅持寫交響曲、又長期活躍在舞臺上的人已屈指可數,而麥克米蘭剛寫下了他的第五部交響曲。能坐五六百人的帳篷內坐得滿滿的,讓我覺得蘇格蘭文藝界擰成了一股勁。

 

  席間大部分是麥克米蘭關于音樂生涯與自傳的分享。對于“古典音樂是精英階層的娛樂”這個熱議命題,他毫不猶豫地做了否定。出身于蘇格蘭西部鄉村的他提到,自己的祖父是名礦工,但對古典音樂無比熱愛。他還提到一個有意思的事實:從前英國的管弦樂隊中,銅管樂手全都來自英格蘭北方的工人階級家庭。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近年來也開辟了現代音樂的單元,今年請來前“Pulp”樂隊主唱演出。供圖/EIF

 

  我還看了一場中國旅英作家薛欣然與英國學者藍詩玲(Julia Lovell)的對談。薛欣然十多年前憑借紀實文學《中國好女人》在西方成名,這本書被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在各國出版。最近她在英國出版了第八本書 《承諾》,講述一個中國家庭幾代人之間的故事。劍橋大學的中國學者藍詩玲則剛出版了新書《毛澤東主義的全球化》。兩人各自以宏觀與微觀、一中一西的視角,講述自己的創作思路。這場活動名為“了解中國”,整個帳篷都塞滿了人。

 

  這兩位顯然已相識多年,觀點不一致,恰好有碰撞。薛欣然以“天氣與奶酪”比喻中國文化的多元與復雜,反駁西方人對中國話題慣常的簡單化結論。

 

  從起風了的夏洛特小廣場里出來,繼續趕往下一場:邊緣藝術節的演出。在特拉沃斯劇場的地窖,一出超現實黑色幽默戲劇將我們帶回到1989年的北愛爾蘭。

 

  走出制造出魔幻與荒誕感的劇場,給自己灌下一杯濃縮咖啡,已記不起這是當天的第幾杯了。

 

  大禮堂門前排長龍等看演出的人們。攝影/張璐詩

 

  一場接一場的觀演,是體力活也是腦力活。無論是喜歡讀詩、有點矯情有點浪漫的西裝雅痞音樂人賈維斯·科克,還是一部講述30年前北愛爾蘭困境的超現實黑色幽默劇中的“瘋癲姐妹花”,都在角色中縱情解放個性。某種程度上,劇場里比生活更真實。

 

  80歲的老藝術家伊恩·麥凱倫也來愛丁堡演了四場獨角戲,而且是回到了1969年他第一次來時的大禮堂。麥凱倫最為人熟知的是在電影《魔戒》中飾演甘道夫。他在《魔戒》的主題音樂中出場,拿著一部厚厚的托爾金著作,誦演甘道夫掉下懸崖的一段催淚情節。演畢,他將書湊近臉龐低聲說:“我拍戲前還沒讀過《魔戒》呢!”

 

  隨后這位老頑童摘下巫師帽,嘆著氣回憶,五十年前自己站在這同一個舞臺上,因為親吻男演員而遭到觀眾抗議。在當時同性戀仍是違法的英國,年輕的麥凱倫怕毀了事業,不敢與男友“出柜”。

 

  看麥凱倫的獨角戲時,我突然明白了是什么驅使我不斷回到愛丁堡:這一切全都是對我們張開雙臂、毫無保留的真切表達。在這位公認的英國文化偶像身上,我看到了1947年愛丁堡國際藝術節創辦時的初衷:為人類精神之綻放提供一處平臺。

 

  英國電視名人史蒂芬·弗萊自編自導自演的《希臘神話三部曲》劇照。供圖/EIF

 

  每天看完藝術節活動,回到位于愛丁堡港口利斯的住處。利斯在歷史上一直是自治市,遍布碼頭與海港,上世紀20年代才被并入了愛丁堡。三四十年前,這里還是貧民窟,《猜火車》的作者厄爾文·威爾士就在利斯長大,書中故事的背景就在這個地區。但今天的利斯已是煥然一新的海港城,精品酒店與公寓成為新貴,優質餐廳逐漸興起,成為一個潮流覓食根據地。

 

  在利斯,我們住在一條名叫Fingal的輪船上。Fingal號曾是專門用來運載燈塔到蘇格蘭各地海港的,如今每一間船艙都以蘇格蘭的一座燈塔命名,以致敬歷史。蘇格蘭的格子花呢設計師阿拉敏塔·坎普貝爾專門設計了以燈塔為主題的床旗,純白線條象征燈塔,橫亙的深綠色夾雜寬窄不一的棗紅與黃色,寓意燈塔與大海的相遇。房間的舷窗還是原來的模樣,但不再能打開。1930年代的藝術風格裝飾,令人想起舊時代船在大海上航行的樣子。

 

  走到甲板躺下,人來人往的藝術節不過10分鐘車程,入夜后愛丁堡城堡上空的煙火一聲不聞。星空明亮,恍如置身平行世界。

責任編輯:郭惠芬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单机四人麻将安卓 重庆时时彩三星组选走势图 福彩排列七今晚开奖结果 股票市场行情 大唐棋牌大唐麻将全集 台湾幸运28开奖结果 2019年黑龙江36选7开奖 杭州麻将怎么打 西甲首轮完整积分榜 北京快乐赛车 海南琼瑶麻将 钱龙捕鱼好打的网站 麻将有番是什么意思 星力捕鱼哪个平台好 pk10预测 九游棋牌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