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

彭迦信:理想主義者的現實戰役

仇廣宇  2020-01-14 15:53:39

他和他帶領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搭建框架 重構生態,助力中國音樂從荒蕪到新生


  彭迦信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CEO。1996年進入互聯網行業,2008年加入騰訊,2016年7月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正式成立,彭迦信出任CEO。他帶領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于2018年12月登陸紐交所上市,成為“中國音樂第一股”。

 


  獲獎理由

 

  在中國音樂產業的數字化浪潮下,他以戰略眼光和堅定信心,突破困境與重圍,致力于中國數字音樂正版化建設和音樂消費市場的培育, 在為用戶提供便捷且多元化的音樂體驗的同時,也為音樂制作方和創作者提供了巨大的價值。他執掌的企業于2018年在紐交所成功上市,成為“中國音樂第一股”。在樂迷更加走向成熟和分眾、更加注重現場與社交的大環境之下,他帶領團隊,開啟了音樂產業戰略的新征程。

 

  2019年度CEO

 

  彭迦信:理想主義者的現實戰役

 

  本刊記者/仇廣宇

 

  12月8日,澳門金光綜藝館。舞臺上,數道光從上落下,交融碰撞成流光溢彩;舞臺下,不同顏色的應援燈牌交相輝映,觀眾們對喜愛歌手的呼喊聲一浪蓋過一浪,這是首屆TMEA騰訊音樂娛樂盛典的現場。

 

  有一位觀眾安靜地看著這一切,他的心境可能跟大多數人都不一樣。他是彭迦信,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首席執行官,也是這場龐大盛典的幕后推手。

 

  這一切是他和團隊多年努力的結果,足以令他欣慰,但這一刻,他比任何人都更加冷靜。在看不到的地方,彭迦信展現了待人接物時周到的另一面。演出開始前,他來到后臺和每位參演歌手握手,對每個人說一聲“加油”;一周后的北京,他帶著感冒后有些沙啞的聲音登臺領獎,只是想對支持他的人說聲“謝謝”。周到、禮貌、注重大局且不失細節,這就是他為人處世的原則。在同事眼中, Cussion(彭迦信英文名)包容、溫和、細致;而作為領導者,他理性、務實、面向目標從不退縮。

 

  中國樂迷們走過了一條漫長而曲折的道路,從盜版磁帶到打口CD,從混亂的MP3下載到在線音樂付費,彭迦信親歷并見證了這一切,也堅定地重塑著這段歷史。某種程度上,他和他帶領的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以下簡稱“TME”), 搭建框架,重構生態,助力中國音樂從荒蕪到新生——讓版權變得清晰、讓音樂價值回歸、讓音樂人可以有尊嚴地創作,讓音樂重回青年人的文化生活,也讓世界開始尊敬中國龐大的音樂市場。

 

  免費到有價:重塑歷史

 

  某種程度上,音樂是最普世的藝術,它不需要語言,只憑借旋律與節奏就能讓不同文化的人們明白聲音背后的悲喜。中國流行音樂史起始于一段特殊的時期,人們通過偷偷轉錄認識了一個叫做鄧麗君的歌手,那是一代年輕人第一次在音樂中聽到溫柔繾綣。此后,中國的改革開放突飛猛進,大量音樂被引入,打口CD和磁帶滋養了樂迷們的耳朵,是一代中國樂迷的啟蒙;以滾石、飛碟為代表的唱片公司開啟了華語樂壇的新時代,崔健卷起褲腳登上工體, 1994年紅磡“中國火”搖滾樂勢力現場成為無數人心中不滅的記憶。人們開始購買9.8元一盒的磁帶和幾十元一盤的CD,天王巨星成為每一個青春期孩子的偶像……

 

  彭迦信的聽歌記憶和習慣就來自于那個磁帶和 CD的時代,不得不說,那是一個聽音樂極具儀式感的時代,磁帶中的歌曲必須一首一首按順序去聽,歌詞印刷出來,旁邊還有所有樂手的名字。一首首歌聽下來,人們似乎在和其中的每一個人聊天。年輕的彭迦信和其他所有普通樂迷一樣,發自內心地崇敬音樂人。

 

  21世紀來臨,互聯網改寫了一切,國內網站出現大量免費MP3下載,在那之后的十幾年間,唱片工業一步步下滑,無論樂手或者樂迷,所有人都陷入茫然,大家來到了一個混亂的免費時代。音樂,似乎變得沒有價值,磁帶和CD上的價格標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電腦屏幕上的下載按鈕。

 

  但與此同時,一些改變也在暗處發生,只是多數人無從見證。2001年,大洋彼岸的蘋果公司推出了iTunes在線音樂商店,2003年到2005年之間,以 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為代表的第一批中國數字音樂流媒體產品,也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應運而生。世界音樂產業至此開始走向另外的方向。

 

  在北美生活過的彭迦信早早看到了這樣的趨勢。當年在加拿大讀大學時,彭迦信同時主修數學、資訊系統與商業管理,是那種“很喜歡問問題”的跨學科學子。他畢業后曾在電訊盈科工作,1996年起開始負責互聯網項目,這讓他明白也相信互聯網的力量。2008年初,他正式加盟騰訊,2013年獲任命為公司副總裁,曾先后參與騰訊游戲,騰訊電商,社交網絡等業務的產品,運營和市場營銷等工作。

 

  2014年,彭迦信負責騰訊數字音樂業務,開始堅持推進數字音樂的正版化商業進程。這是一個極具挑戰性的決定。彼時,極少有人相信,中國樂迷可以養成在線為正版付費的習慣,更多人對這個市場垂頭喪氣。彭迦信在巨大的偏見與阻力中,開始了一場看似不可能的嘗試。

 

  2014年12月,周杰倫的經紀公司杰威爾音樂與QQ音樂合作推出了他的首張數字專輯《哎呦,不錯哦》,銷量接近20萬張,如今看來并不算高的銷量在當年已經算是奇跡般的數字。這堅定了彭迦信的信心,也照亮了市場的未來。2015年,伴隨國家版權局“最嚴版權令”出臺,數字音樂版權持續十幾年的混亂狀況終告結束。

 

  回頭去看,彭迦信當年進行的是一場頗具理想主義的戰役,但他的堅持源于他自己對互聯網、對音樂市場的清醒認識。他相信,科技和互聯網可以為音樂人帶來更好的生活。藝術家無法獲得合理的回報,行業就很難發展。在他和團隊的努力下,中國音樂市場終于度過了“免費”的陣痛,重新找回了“價值”。而對創作者而言,價值意味著尊嚴。

 

  2016 年 7 月,騰訊將QQ音樂業務與CMC(酷狗音樂、酷我音樂) 合并,單獨成立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彭迦信擔任集團CEO,開始用他的風格掌舵這艘融合了多家特色品牌的“大船”。集合了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三種不同風格的基因,彭迦信在管理上采取了兼容并包的方式,保持各自獨立運營,同時讓它們依靠一致的企業文化共同發展,并最大化協同效應。

 

  與此同時,音樂社交也成為彭迦信考量的重點,他對全民K歌頗感興趣,唱完一首歌立刻發布到朋友圈,朋友間可以點贊,也可以與其他用戶合唱的方式成為年輕人社交的新選擇。逐漸的,彭迦信掌舵的這條音樂航船變成了一艘巨輪,“在線音樂+社交娛樂”雙引擎的TME能夠持續為用戶提供優質的音樂內容和更多元的音樂體驗,用戶則可以在TME“發現、聽、唱、看、演出以及社交”六大場景中獲得各方面需求的滿足。

 

  2018年12月12日是中國數字音樂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這天,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正式登陸紐交所,成為“中國音樂第一股”,市值超200億美元,位居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前十,與全球音樂流媒體巨頭Spotify比肩。

 

  敲鐘儀式當天,彭迦信滿懷信心地致辭:“我們驕傲地看到,行業已然形成了一個健康的發展生態,音樂創作蓬勃,優秀的音樂作品能夠在更良好的環境里生長。在全球市場上,中國音樂也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位置并穩步前行,受到越來越多的矚目和認可。”

 

  外界只看到彭迦信在上市儀式上的澎湃發言,但極少有人懂得他多年來付出的艱辛。他和團隊扭轉了無數樂迷的消費習慣,重塑了市場信心,讓樂迷和創作者更直接地發生關聯。2019年TME最新財報顯示,其在線音樂付費用戶已達到3540萬,同比增長42.2%,是歷史最大凈增長數據。

 

  2019年9月,在新加坡舉辦的Music Matters亞太音樂論壇上,彭迦信公布了 “CTS戰略”,即通過內容共創、新聲扶持、內容增值,構建多元內容生態;通過AI工程、產品研發、影音技術,讓科技賦能音樂;通過產品生態、音樂“智”聯,打造讓服務無處不在的“無處不樂”。

 

  從“正版化”到“雙引擎”再到“CTS”,彭迦信一步一步努力實現了曾經的夢想,甚至又讓夢想衍生出更多的可能。

 

  人心與記憶:理想主義的溫度

 

  數學專業,跨學科人才,技術出身,互聯網精英,很多人覺得,這些符號組合之下的彭迦信注定是理性技術派,但他在用強大理性完成了市場重塑之后,反而愈發顯露出文藝范兒。他熱愛且喜歡鉆研技術,但同時他不認為技術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方案,也不認為人工智能在音樂領域能夠替代人心的溫度。“整個社會對好音樂的評價沒有改變。如果能打動你,它就是好的音樂。”彭迦信對《中國新聞周刊》說。言談間,他仿佛又回到了Beyond樂迷的那個年紀。彭迦信是一個有音樂情懷的人,他一直在清醒地逆流而上,當所有人都在指責互聯網破壞了音樂市場時,他選擇用互聯網拯救音樂,而當所有人都在首肯AI時,他卻要求團隊在擁抱AI技術的同時,最終要回到人心的尺度。

 

  人們與音樂的關系發生著深刻的變化。中國傳媒大學項目組《2019中國音樂產業發展總報告》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音頻流媒體使用率達89%,數字音樂平臺、移動K歌、短視頻、泛娛樂直播成為數字音樂娛樂體驗的主戰場。中國音樂演藝市場總規模為182.21億元,其中大型演唱會、音樂節票房收入就占到39.85億元。

 

  娛樂、流量、話題……在這個時代,一切都顯得稍縱即逝,包括音樂。你方唱罷我登場,一首歌傳唱三五天,轉瞬被人遺忘,這幾乎是當下最典型的征兆。但是,彭迦信依然相信,情懷和記憶才是音樂最不可或缺的根基。他用周杰倫、張藝興、李宇春等眾多華語歌手在平臺上取得的成績證明了自己的判斷,也持續幫助成長中的歌手逐步找到屬于每個人的獨特定位,讓他們找到音樂共鳴的方式,從而收獲穩定樂迷群體。

 

  2019年9月16日23點,周杰倫的最新單曲《說好不哭》在TME全平臺上線,僅兩周累計銷量超過1000萬張,發布后10天,這首歌在全民K歌就有超過1200多萬的錄唱量。歌迷們的反應只有直白的三個字“聽哭了”。

 

  彭迦信欣慰地看著這一切,他知道,自己的判斷沒有問題,他明白,所有歌迷都與自己一樣,注定會被柔軟的記憶打動。“這首歌會讓大家回想起那些在學校的日子,這就是音樂記憶的魔力。”他輕聲地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他知道,這種記憶的延續,必須依靠持續不斷扶持屬于中國人自己的原創音樂來完成。而且總有一天,這些音樂會走向世界。

 

  基于此,TME在2017年7月推出“騰訊音樂人計劃”,舉全平臺之力鼓勵原創;2019年12月12日集團上市一周年之際,推出“億元激勵計劃”,大幅提高入駐音樂人的收入分成比例,鼓勵音樂人充分釋放創作才能,也助力音樂人實現收益增長。

 

  彭迦信在TME上市敲鐘時的期望沒有落空,中國音樂產業正在走向世界。與索尼音樂共創國際電子音樂廠牌Liquid State,打造中西方音樂文化交流舞臺;海外版“全民K歌”WeSing App在菲律賓Google Play以及相關應用市場上連續兩個季度排名第一;擁有3500萬豐富的全球級曲庫資源,成為全球唯一盈利的音樂互聯網公司。

 

  不僅助力產業的發展,彭迦信也關注音樂對社會的價值與貢獻。2018年TME推出“騰訊音樂公益計劃”,圍繞“音樂關愛、文化傳承、音樂教育”三大戰略,建設“音樂公益開放平臺”,發揮音樂更廣泛的社會價值。

 

  很多人說TME是中國在線音樂娛樂服務的領航者,但彭迦信更希望它是“開拓者”,這不只是謙辭,因為他明白,更大的夢想需要聯合其他同行一起共同實現。這位在同事口中“溫潤如玉”的CEO,內心還是堅持著當年的那份理想。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赚钱宝 缓存 是 0 足球即时指数怎么看 做冻库赚钱还是赔钱 看4张牌玩牛牛技巧口诀 中体育比分网 棒球比分直播球探 大快乐时时全能王 时时彩最科学的投注法 安徽快三遗漏 江西快3跨度走势 即时指数足球指数 辽宁麻将基本玩法 江苏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走势 那些微信赚钱的广告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图基本图 山西快乐十分app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