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海歸葛均波開創多個國內首例,一度被誤認為只能“做做老鼠實驗”

彭丹妮  2019-10-14 11:58:37

醫生葛均波身上有多個標簽,但他說自己最喜歡的還是醫生。 現年57歲的他依然活躍在臨床一線, 處理各種疑難病例,帶領學科發展,繼續創造著他的“首例”故事……

  葛均波  全國政協第十三屆委員,九三學社第十四屆中央委員會常委。中國科學院院士,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復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院長、上海市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長、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主任。攝影/本刊記者 殷立勤

 

  葛均波:開創多個“國內首例”的大醫生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彭丹妮

  發于《與共和國同行——各民主黨派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團結合作70年紀念專刊》

 

  見到葛均波的時候,他似乎還沒有從疲憊中緩過來。前一天,他剛剛完成了一臺有挑戰的手術,這臺手術從上午九點半持續到下午四點多,走出手術室時,天已經接近黃昏。接受手術的患者心臟中的一根主血管出現慢性完全閉塞,四處求醫未果。過去這種完全閉塞的心血管被疏通的概率只有60%,2005年,他發明的一種逆向導絲方法將這一概率提升至90%多,而這只不過是這位心血管領域“執牛耳者”開創的諸多治療方法之一。

 

  在手術室里連軸轉,是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主任葛均波的生活常態。2016年,在紀錄片《人間世》中,葛均波接手了一個棘手的病例。此前,專家會診已經討論了很長時間,也無法給出更好的手術方案,而他卻憑一己之力化險為夷。剛下手術臺不久,他又接手第二臺高難度手術,卻因過度勞累,出現了手控制不住地連續抽筋的情況……

 

  醫生葛均波身上有多個標簽:中科院院士、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會常委、安徽省省立醫院院長……但在眾多角色中,他說自己最喜歡醫生,立志做一名好大夫。在這一初心的鞭策下,現年57歲的葛均波依然活躍在臨床一線。

 

  搭上時代的列車

 

  葛均波覺得,在幾個關鍵的人生路口,自己都搭上了時代的列車。他出生于山東省五蓮縣中至鎮葛家崖頭村一個農民家庭,從小便是“別人家的孩子”——小學時就是班上成績最好的學生,順理成章考入當地一所好中學。1977年,葛均波上高一,中國宣布恢復高考。年僅16歲的他,成為恢復高考后的第三屆考生,是整個五蓮縣僅有的三名“躍龍門”的大學生之一。

 

  考入青島醫學院后,他是那種連整本書都能背下來的學霸。作為該校同屆75名大學生中4名考上研究生的學生之一,葛均波于1984年進入山東醫科大學攻讀臨床醫學碩士,并且是導師所錄18名研究生中的第一名。碩士期間,他的研究方向為小兒科先天性心臟病。當時,很多病兒都來自農村,由于沒有及時診斷和治療,等送來就醫的時候往往為時已晚,加之當時醫療水平還比較有限,這些小患者的死亡率比較高,這讓葛均波深感痛心,并萌生了在學術上繼續深造的想法。

 

  碩士畢業后,葛均波進入上海醫科大學攻讀心內科博士。那時候,中國經濟進入快車道,逐漸有條件推進一些博士生聯合培養項目。1990年,他通過選拔,被送往德國美因茲大學醫學院進行聯合培養。

 

  在德國,葛均波完成了博士與博士后階段的學習。當時,他的德國導師是一位臨床大夫,對留學生事務不是很清楚,陰差陽錯之下,把本該給他辦理的學習執照誤辦為行醫執照,這讓他有了接觸病人的機會。而那時,介入心臟病學正好剛剛起步,血管內超聲技術還鮮有人做,導師便把這一部分工作交給他。 

 

  一開始的工作非常基礎:病人放置導管后,葛均波負責壓著導管以免病人出血。這一壓就是半小時以上,一天七八個病人下來,有時候手都會抽筋。現在回想起來,葛均波認為,正是這樣的鍛煉讓他掌握了一手“絕活”:放置導管后出血的病人只要經他壓一下導管,就不會出現血腫。葛均波說,現在很多年輕醫生不愿意從小事瑣事做起,一從醫就急于上手術臺,缺乏扎實的基本功,這也是造成醫患關系緊張的原因之一。

 

  就這樣,葛均波成了血管內超聲技術的最早“掘金者”,那時候,他每做一個病例就可以發表一篇文獻。憑借這些研究,一系列榮譽與頭銜隨之而來:國際介入性心臟病新技術大會副主席、亞太介入心臟病學會主席,國際冠心病協會顧問委員會唯一華人,歐洲心臟病學會會員,1998年世界500名最有影響的科學家等等。

 

  1995年是葛均波到德國的第五年,彼時他已經做到美因茲大學醫學院心內科血管內超聲室主任。也是在這一年,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訪問德國。在一場中德兩國領導人出席的晚宴上,葛均波等6名中國人受邀參加,當時,江澤民告訴他們,應該回國服務,祖國需要他們。此后不久,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便邀請他回國參觀一個月,從大連到北京,再到連云港、南京、上海。對方說讓他看看哪個城市合適,考慮回來為祖國作點貢獻。

 

  1999年,葛均波下定決心回國,回到上海,成為第一批長江學者。由于國內人才緊缺,甫一回國,年僅37歲的葛均波就被任命為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副主任。

 

  開創多個“國內首例”

 

  不過,葛均波并沒有一上來就打開局面。起初,大家認為從國外回來的學者只能“做做老鼠試驗,發發論文”,他得到同事的認可是在幾次重要的手術之后。一些棘手的病情在他手里轉危為安。“慢慢地,來找你的病人越來越多,同行對你越來越尊重。作為一個好的學科帶頭人,首先要證明你有能力來去帶領這個學科。”

 

  擅長開創新的治療方法與專用器械,是葛均波應對疑難心血管問題的法寶。回國第一年,許多個“國內首例”就迅速奠定了他在國內業界的地位,這些開拓包括首例經橈動脈門診冠狀動脈造影、首例高頻旋磨術、首例帶膜支架植入術治療斑塊破裂等等。以經橈動脈門診冠狀動脈造影為例,這種手術方式讓病人出血更少,且不必在術后躺臥36小時,大大節省了患者的住院費用與時間。

 

  二十多年前,國內的心臟支架都是進口的,單價高達4萬元左右。在那個小汽車還尚未普及的年代,民間說法是一個人如果裝3個心臟支架,就等于損失了一輛桑塔納汽車。葛均波決心改變這一局面。由于豬的器官大小跟人體器官比較接近,他們選擇用豬進行試驗。經過在200多頭豬身上的試驗,2005年下半年,由葛均波團隊研制的國產“可降解涂層冠脈藥物支架”上市,將這種器械的價格一下子拉低至一萬元左右。

 

  葛均波認為,在心血管領域,介入手段可以使得原本需要打開胸腔的有創大手術變為微創的修復或置換,是重要的發展方向。近些年,他也在積極地實踐與推進中國醫療器械的創新、成果轉換與商業化。去年,他的團隊發明的二尖瓣夾合器剛剛完成了探索性臨床研究,原本需要開胸手術的二尖瓣反流病人,現在只需要在心前區切開3厘米的切口,送入器械就能完成瓣膜置換。

 

  除了醫療界的“主業”,葛均波的另外一個社會身份是九三學社第十四屆中央委員會常委。他在回國的第二年就加入九三學社。在葛均波看來,加入九三學社不僅使他有了精神的引領,也讓他得以在更廣闊的平臺為國家發展建言獻策。

 

  作為民主黨派成員及全國政協委員,每年,葛均波都以提案的方式參政議政。“我每年提案都有五六個,幾乎都是從醫學與科學這個角度來幫助國家和行業的發展。”葛均波說。這些年,作為醫療衛生界的代表委員之一,他的許多提案貼近民生問題,比如,加強醫學科普教育以提高全民健康素養,完善和深化胸痛中心急救體系建設,完善AED(自動體外除顫器)設備普及和推廣培訓計劃等。

 

  有時,他的提議得不到響應,甚至遭到反對。對此,他認為,自己作為科學界從業者,只是給決策者提供參考,而且政策的制定過程本身也是協商的過程,所以意見不被采納也并不能挫傷他參政議政的熱情。比如,根據一些數據分析,十年前,他就建議國家逐漸放開人口生育。在那個計劃生育依然是基本國策的年代,他的這一建議招致不少批評,但他不為所動,在下一年繼續呈交這份提案。

 

  據媒體報道,葛均波團隊研發的完全可降解支架有望于今年年底上市;2019年6月,他的團隊為一位患者實施了亞洲首例經皮異位三尖瓣植入手術……在處理各種疑難病例、帶領學科發展、承擔社會職務之余,如今,葛均波仍在繼續創造他的“首例”故事。


責任編輯:郭惠芬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电竞英雄时时乐稳赚方法 辽宁省快乐12选5 山东省11选5 广西快3和值号码推荐 784123精选六马 26选5中奖中两个有钱吗 wnba比分直播火花与山猫谁更强 福建体彩31选7官网站 小数定双码打一肖 麻将机什么品牌质量 … 大众棋牌app下载 好运快三彩票app下载 广东好彩一开奖结果彩票 广东好彩一号码走势图 捕鱼达人2单机免费版 一木娱乐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