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保釣”者吳國楨:年輕時讀馬列、讀魯迅作品的臺灣人

宋春丹  2019-10-14 12:49:37

歷史的借鑒就是使你能從古今中外的經驗里面吸取一些 可以超越自己局限的東西,這就是智慧了

  吳國禎  全國政協常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臺盟中央原副主席。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吳國禎:“保釣”情結的歷史價值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宋春丹

  發于《與共和國同行——各民主黨派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團結合作70年紀念專刊》

 

  1970年,23歲的吳國禎從臺灣新竹清華大學畢業,到金門島服兵役,這是他第一次離開臺灣。

 

  直到今天,金門“凄涼”的炮聲在吳國禎耳畔依然清晰。金門與大陸之間的海面潮起潮落,波光瀲滟。他當時想,如果沒有戰爭,這樣美好的景致本應由人們在旅游時自由享受。

 

  第二年初秋,吳國禎赴美留學。他抓住了一次將追求和平的愿望付諸實踐的歷史機遇。

 

  “保釣”

 

  二戰結束后,美國代表聯合國托管琉球群島。1970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單方面宣布,將把釣魚島連同琉球群島交日本管轄。

 

  那時,在美國的留學生以臺灣學生為主。臺灣留學生的不滿情緒極為高漲,美國主要大學的臺灣留學生紛紛成立“保衛釣魚臺行動委員會”(注:“釣魚臺”為當時臺灣叫法)。吳國禎就讀的俄克拉荷馬大學的臺灣留學生也成立了“保衛釣魚臺行動委員會”。

 

  在9月3日至5日的安娜堡會議中,五項決議經逐項討論后均獲得通過。在表決第五項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決議時,過程十分激烈,贊成者117票,反對者112票。

 

  會議的結果是,保釣運動分裂成三條路線:第一條左派路線,或叫中國統一運動路線;第二條右派路線,主要由支持國民黨政府的人組成;第三條是中間自由派路線,既批評國民黨,也批評共產黨。

 

  吳國禎是中國統一運動路線的骨干,他認為兩岸存在的對立只是政治方面。這一派是少數派。

 

  那時,國民黨在臺灣封鎖來自大陸的消息,將魯迅、茅盾、巴金等作家的作品都列為禁書。在美國,吳國禎開始苦讀在臺灣從來沒有見過的書籍,從20世紀30年代的左翼作品到經典馬列著作,還有中國近代史、中國共產黨史、新中國史等。他開始憧憬大陸,想去認識大陸。

 

  旅居京華

 

  1971年,中美關系開始解凍。9月25日,李我焱、王正方、王春生、陳恒次、陳治利等5名臺灣學生組團從紐約前往北京。周恩來接見了他們,從晚上10點一直到凌晨,足足談了6個小時。這是1949年以來中共最高領導人與臺灣學生的首次見面。

 

  吳國禎認為,這5名臺灣學生可以說是兩岸關系的破冰者。隨著局勢發展,臺灣的家長也借探望孩子的機會到美國,再繞道到大陸,通過這樣的渠道回大陸探親。

 

  1975年3月,28歲的吳國禎擺脫了臺灣當局在海外留學生中發展的“眼線”的盯梢,到紐約和朋友會合后,一同前往大陸。他們一行共7人,都是臺灣人。

 

  飛機越過新疆的喀喇昆侖山時,山川的雄偉讓吳國禎至今難忘。這是他首次踏上大陸領土。

 

  在北京的頭幾個晚上,吳國禎一直睡不好,幾次因為夢到被捕坐牢而驚醒。他的這一舉動在當時的臺灣犯的是死罪。他說:“去了大陸,就準備好這輩子沒有回臺灣的路了。所以說,那時我們的決心是很大的。”

 

  旅行團7人用兩個多月時間走訪了東北、陜北、西安,路過河南、湖北到湖南,還去了南京、無錫、蘇州、上海。一路上,吳國禎記了整整一大本筆記的見聞,拍下近千張照片。

 

  一些縣城的面貌類似吳國禎小時候待的花蓮。4月到江南一帶時,正遇上杏花春雨,如唐詩宋詞所描述的一般美不勝收。那時的大陸幾乎沒有工業污染,人們知道他們是留美臺胞后都異常熱情,他們所到之處,都被一種淳樸的氛圍包圍。

 

  1976年,吳國禎從美國俄克拉荷馬大學化學系畢業,獲博士學位。在中國駐美國有關機構幫助下,他獲得了到北京工作的批準。 

 

  1977年6月,他在舊金山一家旅行社買了機票,準備飛夏威夷、東京,從香港入境大陸。旅行社老板告訴他,持單程飛港機票,卻沒有離港機票,在入港時會受到港英移民局注意,就幫他買了一張從香港飛臺北的機票,并表示不收費,到香港后把機票寄回即可。吳國禎與這個老板素昧平生,對于他的關照,一直感念。

 

  吳國禎被安排在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研究光譜學。那時華僑政策是“來去自由”,后來部分到大陸的臺胞因各種原因離開。吳國禎的工作、生活條件也很艱苦,一個月工資89元人民幣,冬天總是吃大白菜。即便如此,他下定決心留在大陸。

 

  家人并不理解他的選擇。當時大陸“文革”剛結束,百廢待興,而臺灣經濟則已居亞洲前列。吳國禎先后就讀于建國中學、新竹清華大學等名校,又留學美國,在家人看來本來可以有大好前途。

 

  1978年起,吳國禎開始參與國家發展和統一的建言獻策,先后在全國政協、全國人大擔任委員和代表,還參加了第五屆到第八屆臺灣省人大代表團。

 

  1988年9月,經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有關人民團體共同發起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在北京成立。吳國禎和錢偉長、程思遠、侯鏡如等知名愛國人士、民主黨派領導人一起被推舉為籌備組負責人。成立之初,統促會實行共同會長制,吳國禎是會長之一。1997年起,他開始擔任全國政協常委,同時任臺盟中央副主席。

 

  吳國禎到大陸后,和一位北京姑娘結了婚。1987年,臺灣開放民眾赴大陸探親,吳國禎在臺灣的親屬才獲準到北京看望他。

 

  1993年12月,吳國禎終于被臺灣方面允許回鄉。這是他闊別22年后第一次回鄉,探望父親。那時,他的母親已經去世。

 

  以史為鑒

 

  1995年,吳國禎到清華大學物理系任教。2010年,在他的提議和呼吁下,清華大學圖書館成立了“保釣資料收藏研究中心”,吳國禎受聘為中心顧問。截至2014年9月,清華大學圖書館已著錄“保釣”特藏資料共計14727冊、件,成為“保釣”資料收集最齊備的單位。清華大學圖書館還開展“保釣、統運”口述歷史工作,吳國禎積極聯系當年的“老保釣”人士參與訪談。幾年下來,累計訪談“老保釣”七十余人,視頻記錄約一百小時。

 

  2012年,中日釣魚島主權歸屬爭端日趨尖銳,清華大學圖書館的“保釣”資料成為專家學者捍衛中國領土主權的重要資料來源。

 

  2008年、2009年和2014年,吳國禎連續在“兩會”上遞交提案,建議在國家博物館建立長期的臺灣史實展,將藏于清宮的涉臺文獻、國民政府在重慶準備接收臺灣工作的文書等展示出來,以撼動臺灣訪客的“心懷”。

 

  在吳國禎看來,除了“臺獨”勢力和社會“反中”氛圍的影響,臺灣社會和青少年歷史觀的缺失,是造成國家和民族認同扭曲的重要原因。

 

  從記事起,吳國禎就接受“反共”教育,直到赴美留學,他才從國外材料中接觸到中日甲午戰爭以來的真實歷史,對“四一二政變”、中共抗戰、皖南事變、國共內戰等有了新的認識,了解了臺灣問題的形成始末。

 

  2012年,吳國禎開始在臺灣《兩岸犇報》上開設“荷清苑書簡——與臺灣青年朋友的通信”專欄,與臺灣青年漫談生活、學習、兩岸關系,并結集成書在臺出版。

 

  他在2014年的一封信中寫道:歷史的借鑒就是使你能從古今中外的經驗里面吸取一些可以超越自己局限的東西,這就是智慧了。

責任編輯:郭惠芬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欢乐大众麻将下载 3d试机号列表 正规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麻将摆成的图案大全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新浪 网上打鱼输钱经历 p3试机号汇总 猴子基诺 大西洋股票股吧 熊猫四川麻将最新版本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 pk10开奖结果 今天篮球比分直播 福州麻将快速记忆口诀 七乐彩近一百期开奖号码 昨日足球比赛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