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金正恩的領導風格是“CEO型”,和特朗普一樣很有生意頭腦

李靜 邱宇  2019-12-09 10:33:56

專訪韓國前總統金大中秘書權起植


  據朝中社11月29日報道,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觀摩了國防科學院進行的超大型火箭炮試射,并對試射結果表示極大的滿意。

 

  近期,朝鮮軍事動作頻繁。10月2日,朝鮮今年第一次試射遠程彈道導彈。11月25日,金正恩視察西部前線炮兵陣地時,現場命令海岸炮部隊執行射擊任務。有分析認為,在朝核問題磋商進入2019年底的“窗口期”時,朝鮮正在“不破局”的前提下試探美國所能承受的壓力。

 

  另一方面,朝鮮對美團隊高層密集發布講話。韓聯社報道稱,雖然談話對美國敵對政策表示不滿,但是總體上強調與美對話意志。 

 

  就朝鮮半島局勢的現狀,曾擔任韓國總統金大中秘書的權起植近日在北京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專訪時表示,金正恩已經在以往的談判中展現了他“最大的誠意”。

 

  今年57歲的權起植,于1988年至2002年擔任韓國總統秘書室國情狀況室局長,并在2002年擔任總統候選人秘書室副室長。對如今僵持之中的半島局勢,現任韓中城市友好協會會長的權起植頗有些著急。在他看來,留給半島問題相關各方進行直接磋商的時間已經非常緊迫。

 

  金大中、金正日密談50分鐘

 

  中國新聞周刊:2000年6月13日至15日,韓國總統金大中訪問朝鮮,并與朝鮮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舉行首次朝韓領導人會晤。有媒體報道稱,在與金大中會談時,金正日表現得很幽默。你對此有印象嗎?

 

  權起植:2000年南北首腦會談和《6·15共同宣言》是20世紀朝鮮半島歷史上最戲劇性也最引人注目的事件之一。

 

  6月13日金大中總統抵達時,金正日親自到平壤順安國際機場迎接。我們根本沒想到他會去機場,更沒有想到金正日會邀請金大中坐同一輛車。

 

  金大中曾告訴我,他也沒想到金正日會邀請他坐同一輛車,當時感到很驚訝,也很遲疑,因為這并不尋常,如果他上了這個車,韓國的反朝鮮集團和美國方面會在政治上攻擊他。不過,他最后還是接受了金正日的邀請。

 

  兩位領導人在一輛車上共度了50多分鐘,沒有任何工作人員,除他們以外只有一位司機。到現在為止,很多人都很好奇當時他們倆之間的交流,沒有人知道詳細內容,金大中也沒有透露過任何具體的對話和細節。這是半島南北雙方交流歷史上從沒有過的事情。

 

  雖然沒有關于當時對話的直接記錄資料,但金大中總統后來回憶時說:“我們進行了毫無保留的對話,討論了南北交流和統一。”我認為,金正日是計劃了這件事的,但是金大中事前并不知道。

 

  金大中總統評價金正日為“豪爽幽默的領導人”。在2000年首腦會談上,金正日還開玩笑說“金大中總統把我從隱居狀態中解放出來了”。在達成共識之前的會議、行程和參觀中,金正日都對金大中總統遵守了對年長者的禮儀。雖然他們見面時間很短,但是因為金正日的品性,他們成了好朋友。

 

  在結束訪問回程時,金大中曾表示希望通過陸路回韓國,但金正日擔心軍隊的強硬派有可能突發行動而帶來不必要的風險,因此反對金大中陸路回國,我想這也體現了他的坦率的一面。

 

  還有韓方的隨行工作人員對我說,感覺金正日內心很開放,為了表示歡迎,他還給了工作人員一個大大的擁抱。我聽說,當年有一個俄羅斯記者去平壤采訪,金正日還和這個記者一起跳華爾茲。

 

  金正日喜歡電影、音樂、文化藝術,喜歡一邊喝酒一邊聊天,是一個內心比較敏感的人。金正日從小成長的家庭環境,用我們韓國人的話說就是“貴公子”。

 

  中國新聞周刊:當時為了簽署《6·15共同宣言》,朝韓雙方在談判過程中的最大分歧是什么?金正日當時在棄核上的主要顧慮是什么?

 

  權起植:關鍵的分歧在于,韓國方面想要逐步漸進式的合作,但朝鮮方面想要十分迅速的達成雙方更進一步的合作。

 

  朝鮮想先簽署合作協議,然后再來商議后續的具體細節。但韓國政府不能簽署這個協議,因為很多韓國人仍然很反對。韓國認為,首要的事情是停止軍事攻擊,建立軍事信任,保證商業貿易和人口流動的自由,再來討論進一步的聯合。

 

  由于當時朝鮮的核開發處于初期階段,所以關于無核化的討論并不是中心話題。而且,朝鮮方面不想談論這件事。

 

  在兩國領導人見面前,工作人員先碰頭談過這個問題。但是,當時朝方堅持表示,如果要談論核武器這個問題,那我們無法進行首腦會談,不能簽署協議。而金大中總統是個很務實的人,我不知道兩位總統在車里有沒有討論這個問題,但韓朝雙方政府工作層面沒有涉及這個問題,《6·15共同宣言》中也沒有關于核問題的內容。金大中總統認為,如果能通過經濟合作提升相互依存程度,緊張局勢就會緩和。因此,經濟合作和離散家屬會面等是主要話題。

 

  當時金正日最關心的是政治體制的保障,特別是韓國對朝鮮經濟發展的支持。我聽說,他們討論了統一后駐韓美軍的撤離問題。金大中總統曾表示,為了朝鮮半島的和平,有必要在一定規模上建立美軍基地,金正日也接受了這一觀點。

 

  正是由于金大中的務實與金正日開放的性格,兩人才最終促成了《6·15共同宣言》的締結。

 

  金正恩的領導風格是“CEO型”

 

  中國新聞周刊:根據你的觀察,和當年金大中總統訪問朝鮮相比,去年文在寅總統訪問朝鮮時朝方在接待上有些什么不同?

 

  權起植:當年,在宴請金大中時,金正日開了很多酒,大家一邊喝著酒一邊笑著,就像個節日一樣。

 

  文在寅總統訪問朝鮮時,金正恩在接待上也很熱情,但他沒有像當年父親金正日那樣進行破格的禮賓活動接待,朝方的熱烈程度也沒法和金大中總統訪問時相比,氣氛不一樣。

 

  當年,金大中總統的訪問是帶著商業機會以及對朝鮮經濟發展的實質性支持去的。金大中在年輕時就有自己創業的經驗,這在韓國總統中是很少見的。在這一經驗的基礎上,他以金剛山和開城工業園區為代表項目,主導了半島南北雙方之間的商務談判。此外,他還通過現代汽車向朝鮮提供了5億美元的支持。這是一筆有些商業性質的交易。那時候,金大中知道朝鮮政府需要錢,但是不能采用非法途徑挪用預算,所以他說服了“現代集團”的主席。他知道現代汽車當時非常想發展朝鮮市場,就幫韓國企業和朝鮮政府搭上了線。

 

  金大中的政治哲學就是韓朝要統一,半島要和平,然后他用非常實用的像商業談判的方式去推進,所以他成功了。

 

  由于美國和聯合國的制裁,文在寅總統的訪問幾乎是空手而去,似乎很難得到朝鮮領導層的信任。兩次韓國領導人訪問接待上的差異也是因為有這種背景,給兩國關系帶來的作用也有很大區別。

 

  今年6月,金大中總統的遺孀去世,金正恩向遺屬致唁函并且送了花圈。10月,文在寅的母親去世,金正恩僅僅發來唁電。從韓國的民族傳統來看,僅發唁電在禮儀上并不是非常重視的表現。

 

  中國新聞周刊:與金正日相比,金正恩的執政風格、外交政策有哪些變化? 

 

  權起植:金正日是個“貴公子”,而金正恩的性格不同于金正日,是個很慎重的人。

 

  用一句話來表述,金正恩的領導風格是“CEO型”, 思想開明,支持企業發展。金正恩和特朗普雖然是不同國家的領導人,性格也不同,但有一點很像,就是都很有生意頭腦。如果他去做生意,應該會做得很好。

 

  和金正恩在歐洲的學習經歷有關,他對西方政治和文化有著深刻的理解。雖然聯合國對朝鮮進行了高強度的制載,但朝鮮的經濟條件還是有所好轉,加上核武器的完成使他恢復了自信。他在朝美談判中表現出的強硬態度,也反映了這種情況。

 

  金正日在2000年金大中總統訪朝時,要求金大中參拜安放有金日成遺體的錦繡山太陽宮,在2007年盧武鉉總統訪朝時,要求盧武鉉首先見一下名義上的國家首腦金永南,這些都展現出一種傳統而權威的領導風格。

 

  相反,金正恩很小就在西方國家留學,受此影響,展示出一種實用、商業型的領導風格。不管是坐中國提供的飛機去新加坡,還是接受特朗普在推特上發出的會面邀請去板門店舉行朝美首腦會談,這些行為對金日成和金正日來說,都是難以想象的。

 

  過去的兩年間,在朝鮮半島局勢的轉變中,金正恩務實的領導風格發揮了很大作用。他能接受領導人也會犯錯的事實,推動朝鮮特色的改革和開放新模式,如果需要他做出一些讓步他就會做出讓步,展示出一種全新的領導風格和靈活性。

 

  對金正恩來說,坐飛機去新加坡是一個很重大的事。在朝鮮內部,其實也有很多反對的聲音,但金正恩仍然去了新加坡,長時間不在國內,從這點已經可以看出他的誠意,以及他是一個非常實用主義的人。金正恩想的是和美國把核問題談好,從而獲得國內經濟的發展,使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政權得以穩固。

 

  美國要求的是徹底的無核化,即便這樣金正恩也沒有再發射導彈,沒有再進行核武器開發。我認為,金正恩已經在談判中表現出最大的誠意了。我也相信,如果他認為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去美國。美國等國家應該握住金正恩伸出的“開放之手”。

 

  文在寅似乎太看特朗普臉色了

 

  中國新聞周刊:你本人近些年和朝鮮方面接觸多不多,朝鮮方面對半島問題的看法有沒有什么變化?

 

  權起植:在金大中、盧武鉉政府時期,我曾五次訪問朝鮮,與朝方高層官員進行會談。在盧武鉉執政時,有一次我去開城,當時跟朝鮮黨內排名前三十的一位官員見了面,吃飯時喝了點酒,他告訴我,朝鮮方面對金大中總統的政策和為人都非常認可和尊敬。

 

  最近,我通過金日成大學的外國教授以及韓國的企業家,正在了解朝鮮的氛圍。我聽說,平壤至少展現了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面貌,人們對核武器計劃的完成相當自豪。

 

  中國新聞周刊:最近一段時間,朝韓關系出現了一些重新陷入僵局的跡象,問題究竟出在哪里?

 

  權起植:金正恩似乎對文在寅作為調解人的角色感到失望,認為他過分在意特朗普的想法。文在寅沒能解決金剛山開放旅游和開城工業園區中斷的問題,金剛山旅游不屬于聯合國制裁范圍,朝鮮也希望有更多現金流入。我聽說金正恩對此也感到不滿,并拿文在寅同對朝鮮提供了切實經濟支持的金大中相比較。

 

  當年,金大中總統年齡比較大,在國際上也比較有影響,在半島問題上,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會聽取金大中的建議。金大中把美國也拉到了六方會談中來,推動了六方會談的進展,成為解決問題的主導一方。

 

  而現在,文在寅總統似乎有點太看特朗普臉色了,在朝美兩邊更像是中介,作用不大,所以朝美兩邊就直接對話了。可以說,朝鮮一直在等韓國拿出解決問題的方法,要么說服美國要么說服聯合國,但是都沒有。

 

  在對朝問題上,韓國人認為建立和平制度和無核化是最重要的。同時,經濟合作和離散家屬團聚也是重要的問題所在。從目前的民調來看,文在寅總統對朝政策的支持度還比較高。

 

  金大中的陽光政策是文在寅現在對朝政策的一個根基,在今天仍然有價值,有可行性。但是文在寅的風格和金大中不一樣。金大中從20歲就開始自己做生意經商,他認為在解決雙方關系上,經濟是突破點。而文在寅是律師出身,對經濟的關注度就比較小。

 

  打個比方,這就像和一個姑娘約會一樣,金大中見面都帶禮物,而文在寅是每次都空著手去,一次兩次還行,次數多了姑娘肯定不會愿意了。

 

  中國新聞周刊:盡管有了歷史性的金特會、文金會,但半島局勢卻并未朝著國際社會共同期待的方向發展,你認為目前的根本障礙在哪里?應該如何去解決?

 

  權起植:其中存在著一些問題。首先,美國和朝鮮之間的不信任是最大的問題。另外,各方對實現無核化路徑的分歧和聯合國實施的過度制裁等等都可能是阻礙。

 

  現在應該開啟多邊對話,不能僅僅進行朝美對話,因為雙方一旦談崩了就沒有余地了,需要有韓中日以及六方的會談同時進行。當朝美之間談到“打架流鼻血”的地步時,是需要周邊國家出來發揮作用的。

 

  現在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至少要在今年年末或是明年春天,韓朝之間要拿出具體的協議來。文在寅有這種熱情在,但是缺乏戰略和勇氣。韓國政府曾提出希望金正恩能來釜山談一談,但是金正恩肯定想“我憑什么要去呢?你能給我什么呢?”

 

  我認為,至少應該盡早解決金剛山旅游和開城工業園區問題。金剛山旅游項目已經中斷很多年了,很多設備已經老舊,現在哪怕不大規模地開發金剛山旅游,也可以先小規模地維持著這個項目,這需要聯合國和相關國家靈活應對。

 

  另外,在“東北亞和平鐵路”等連接朝鮮鐵路和公路的項目方面,需要建立負責開展調查和相關討論的國際機構。

 

  金大中總統曾說過 “如果再出現兩三個開城工業園區這樣的地方,南北之間的經濟就將難以分割,南北就不會再發生戰爭。”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工作计划管理表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网 曼联股票指数 福建的快三开奖结果 初赔与即时赔率的意义 时时彩组三开出规律 黑龙江承包农场赚钱吗 网络捕鱼赚钱的棋牌 好用的电竞比分app 密券怎么赚钱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跨度 亿客隆彩票网站 山东11选五预测号码 山东十一选五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