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年后攔路打老師案開庭:被打教師未出庭,動手學生回憶過去泣不成聲

莊夢蕾  2019-06-13 09:43:41

被當眾體罰的陰影,伴隨了他20年

圖/微信公眾號“欒川法院”


  6月12日上午,“學生20年后攔路打老師”一案在河南省欒川縣人民法院開庭。本案為公訴案件,檢方建議以尋釁滋事罪對被告人定罪量刑,被告人常某的辯護律師則堅持無罪辯護。

   

  常某在庭審中講述了自己曾被張某侮辱、體罰的經歷。據旁聽人員轉述,他回憶過去挨打的場景時,情緒一度失控,泣不成聲。

   

  被打老師張某提前申請了不出庭。檢方舉證環節提到,張某此前接受警方詢問時,承認曾對常某這樣的調皮小孩“有輕微的拍打”。

   

  最后陳述時,常某向被打老師張某及其家人道歉,并表示愿意做出經濟補償。不管怎樣打人不對,對于自己犯的錯,如果法律判定自己有罪,他接受。如果法律判他無罪,他也愿意承擔相應的責任。

   

  公訴機關表示,常某的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建議在1年6個月到3年之間進行量刑。在長達數小時的庭審后,該案并未當庭宣判。

   

  泄憤

  

  攔下那輛摩托車之前,常某把手機給了同行的朋友小潘,“給我拍著點。”開摩托車的是常某的初中班主任張某,他還沒來得及回憶面前這位壯年男子是誰,就被常某打了一個耳光。

   

  “還記不記得我?記不記得!以前咋削我的知不知道!”常某一邊說,一邊推搡、掌摑張某。

   

  網絡流傳的1分多鐘的視頻中,常某一直情緒激動,斷斷續續地對張某實施毆打。張某似乎也認出了這個曾經的學生,他連說了幾個“對不起”,并向常某解釋多年前體罰他的原因:“當年年輕氣盛。”

   

  后來,在路人勸說下,常某停手,雙方各自離開。張某受了點傷,但他并沒有告訴家人自己遭到了學生毆打,因為“覺得丟人”。

   

  沒想到,這件讓張某不愿提及的事情,在5個月之后用幾乎刷屏的形式曝光在公眾面前。

   

  據常某朋友和家人的講述,2018年7月,常某在打完老師后,將小潘為他拍下的視頻,第一時間發給了初中的女同學,常某認為她也曾經是張某“棍棒教育”的受害者。

   

  起初,該視頻僅僅在常某的初中同學圈內小范圍傳播,常某叮囑過大家:“不要傳出去。”幾個關系要好的同學還開玩笑:“你幫我們都報仇了。”

   

  2018年12月,事情的發展讓常某始料未及,常某打老師的視頻開始在網絡上瘋狂傳播。

   

  據上游新聞報道,欒川縣官方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27日,該視頻的微博受眾人數達6.8億多人次。

   

  張某任職的學校,于2018年12月16日向欒川警方遞交了一份控告書:常某毆打謾罵老師,并且不以為忤,還蓄意進行錄像和網上傳播,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們不希望因為此事處理的不當,讓廣大教師的心一冷再冷……

   

  學校遞交控告書的當日,張某向派出所報案。他對媒體說,現在這個事情已經由不得他了。

   

  2018年12月20日,常某在工作地杭州被警方帶走。

   

  恩怨

  

  事件發酵的直接導火索,是小潘幫常某拍下的視頻。但更深層的原因,恐怕還要追溯到20年前。

   

  那時常某正在念初中二年級,教英語的張某是班主任。

   

  常某的一個初中同學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盡管她對張某印象不深,但張某對常某做的一件事情卻讓她至今記憶猶新。張某曾將一個木牌插在常某的脖子后面,“像對待勞改犯一樣侮辱他。”

   

  這件事也被常某的家人反復提起。“頭還被按到講臺下,老師踹他十幾次。”常某父親稱,原本不知道兒子曾遭遇這樣的傷害,常某出事后,才聽他的同學多次提到。“常某每次跟同學、朋友說到這,都要哭一頓。”

   

  常某妻子接受新京報采訪時則表示,常某至今還會夢見被老師毆打的場景,多次從噩夢中驚醒。

  

圖/微信公眾號“欒川法院”

   

  第一時間看到視頻的常某初中同學小冰對媒體表示,當時自己“一下子就哭了”。她回憶被老師張某體罰的場景:“跟同學說句話就被扇兩個耳光,不是身體上的疼,是傷你自尊。”

   

  另一個初中同學則認為,這個視頻傳播率高,是因為他做了一件很多人想做但沒敢做的事。“那個年代沒有體罰這樣的字眼,老師做什么都是為你好。”

   

  和學校所認為的當街毆打老師“讓廣大教師寒心”有所不同,關于常某“20年后打老師”的報道,在社交媒體中引發熱議。更有網友回憶少年時代被老師言語侮辱、體罰,至今留下心理陰影的事。

   

  什么樣的怨恨,能夠持續20年?中國政法大學犯罪心理學研究中心主任馬皚表示,假設老師當年真的有嚴重的體罰行為,對處于青春期的常某而言,當著同學的面丟臉,會給青少年心理發展帶來很大的負面沖擊。

   

  “這種創傷,可能在一生中持續、反復地出現,嚴重的可能還會發展成為創傷癥候群。”馬皚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馬皚認為,常某出現暴力行為的動機就是報復,目的是宣泄自己當年的情緒。“所以不光打了,還拍了視頻,并且傳播了,這樣才能又報復,又讓老師了解自己當年的感受。”

   

  “另一方面,張某本身不打算追究,但是因為視頻傳播之后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沒辦法面對,所以才提告。這個其實心理機制是一樣的,后面不接受和解也是如此。”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心理學教研室的教師沙晶瑩則認為,根據社會學習理論,常某很有可能是通過觀察老師的體罰行為,學會了采取攻擊手段解決問題。

   

  辯護

   

  張某并沒有出庭。這或許是他“不接受和解”的一種表示。

   

  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他曾說如果常某愿意公開道歉,他可以原諒他,“我到該說話的時候,我肯定會給他說。”

   

  但是常某的家人表示,自從常某被警方帶走之后,他們多次、多方聯系過張老師,其避而不見。中國新聞周刊也曾多次致電張某,均未能撥通。

   

  從情理上,常某家人多次表示,常某“人品絕對沒問題”。他事業小有成就,愿意回饋家鄉,給村子捐贈乒乓球桌、幫助村民創業。也正因此,在常某被刑拘之后,有一百多位村民寫了聯名信為他求情。

   

  甚至,他的另一個老師——高中時期的班主任還出面肯定了他的為人:“他打張某肯定不對,但這孩子對其他老師很尊重,這也是事實。”

   

  從法理上,常某是否有罪仍存爭議。常某的辯護律師郭京朝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目前,公訴人和辯護人最大的分歧是,常某毆打張某并拍攝視頻一事是否足以入罪。“我絕對不贊成打人這種行為,但我為常某辯護的原因是,他不應該受到刑事處罰。”

   

  因此,郭京朝采取的辯護策略是進行無罪辯護。

   

  北京澤博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劉征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常某對張某的毆打行為的確觸犯了《治安管理處罰法》,但尚未達到觸犯《刑法》尋釁滋事罪的程度。

   

  劉征認為,張某所在學校及當地有關部門,一再強調網絡傳播造成不良影響,但實際上常某沒有擴大傳播視頻的故意,因此視頻在事發5個月后的爆發式傳播,不能完全歸責于常某,更不能以輿論的擴大作為定罪的主要理由。

   

  另一方面,劉征認為,常某被刑拘后,張某曾表示“常某還是我的學生”,常某本人也表示對其行為后悔并向受害者表示道歉。“在此情況下,司法應當更多地發揮其化解社會矛盾、修復社會關系的職能,避免不必要的過重刑罰。”劉征說。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能赚rmb的网络游戏 股票新手入门k线图 游戏麻将之四人麻将 3d过滤app 立博即时赔率 东北麻将怎么胡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前三组选 七星彩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吉林11选5中奖金额 单机成都麻将 棋牌中心下载? 山东11选5开奖查 河内5分彩 欢乐游戏棋牌官网 幸运快3全天免费稳赚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