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致命的“清潔煤”

佟西中  2019-12-09 10:12:10

此類事件密集出現, 如此多的人“中招”,很不正常

  河北唐山最低氣溫已降至零下。然而12月4日,女兒艾嘉“五七”時,葉、閻夫婦按照當地風俗到女兒的房間去住,卻什么煤也沒燒。

 

  13歲的艾嘉在使用當地推廣的“清潔煤”取暖時,不幸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在夫婦二人看來,這一切或可避免。

 

  10月30日晚,葉先生使用“清潔煤”給女兒艾嘉的房間供暖,誰想第二天早上,當他打開女兒房間時發現,女兒已不省人事。

 

  “一氧化碳中毒”“人為操作不當”,表面看是意外、是事故。然而,入冬以來,河北唐山等多地都出現了因使用“清潔煤”取暖中毒身亡或住院的事件,根據公開報道,人數已達數十名。


  密集的中毒事件

 

  很多人對一氧化碳中毒并不陌生,“煤氣”中毒在北方的取暖季總有發生。不過今年冬天,河北多地聽到的這種事故格外多。他們無一例外,都提到了所謂罪魁禍首——清潔煤。

 

  與葉閻夫婦女兒艾嘉的情況類似,唐山市開平區栗園鎮奔各莊村的郝先生家人也遭遇不測。10月21日晚,郝先生上了年紀的父母怕冷,燒了清潔煤供暖。不幸的是,第二天早上郝先生父親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母親目前仍在醫院接受治療。

 

  據央廣《中國之聲》報道,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唐山市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連續出現6位村民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數十人被送往醫院搶救、治療情況。僅10月22日晚,唐山工人醫院一所醫院就收治了11人。

 

  這所醫院的醫護人員表示,往年的冬季也會有為數不多的村民因為一氧化碳中毒住院治療,但是今年的人數格外多。

 

  不止唐山一個地方,《新京報》報道,承德市興隆縣有3名村民使用清潔型煤后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燕趙都市報》報道,自11月23日以來,滄州中西醫結合醫院收治了60多例一氧化碳中毒患者,較往年有所增長,大部分是燒煤爐引發的。

 

  河北滄州市中心醫院高壓氧科一名醫生對媒體表示,醫院近日接收了大量一氧化碳中毒的患者,僅11月22日一天,便接收了70名左右的中毒者。

 

  此外,保定、張家口、石家莊等地的網友也在社交平臺留言稱,當地發生了類似中毒事件。

 

  煤炭燃燒不充分易導致一氧化碳中毒。但此類事件密集出現,又有如此多的人“中招”,很不正常。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這些村民提到是在使用清潔煤時遭遇一氧化碳中毒。到底是煤的問題,還是人的問題?這些清潔煤又是從哪里來的呢?

 

  配送的清潔煤

 

  一家從事清潔煤生產的企業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所謂清潔煤即“潔凈型煤”,是指利用高效復合添加劑對煤進行改性,采用干壓成型工藝制備而成,通過“煤爐匹配”高效清潔燃燒,實現達標排放。

 

  潔凈煤分兩種,一種是天然的,比如山西晉城優質的無煙煤(不是所有無煙煤都潔凈,有的含硫等元素高)。另一種是加工制成的潔凈煤,比如蘭炭和潔凈型煤。潔凈型煤又分兩種,一是基于無煙煤末加工的,另一種是基于普通煤炭改性加工制成的。

 

  葉閻夫婦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使用的清潔煤是鎮上派發的,由唐山白馬山型煤有限公司(簡稱“白馬山型煤”)配送。

 

  該公司配送的“清潔煤”在包裝上留有了生產廠商和電話。不過,該公司已申請簡易注銷,公告日期為11月2日至12月17日。

 

  郝先生所在的村派發的“清潔煤”,由唐山博瑞型煤有限公司(簡稱“博瑞型煤”)生產,包裝上沒有任何的廠商標識。

 

  天眼查數據顯示,唐山博瑞型煤成立于今年9月21日,注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但當地村民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實際上唐山白馬山型煤就是唐山博瑞型煤的前身,廠子都是一樣的,兩個公司的實際老板都是同一人,只是股東不同而已。

 

  對于外界質疑,博瑞型煤的負責人接受媒體時稱,“我們出廠的全部都是合格產品,各方面檢測都合格,沒有任何問題。具體村民是如何使用的,我就不知道了。”

 

  值得注意的是,唐山博瑞型煤10月29日對公司經營范圍中的一項進行了變更,由“潔凈型煤”變更為“潔凈型煤加工、銷售”。此前經營范圍不包括清潔型煤的加工和銷售,而郝先生在10月中旬就已經用上了博瑞型煤銷售的清潔煤。

 

  對此,律眾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吳萌律師向中國新聞周刊解釋稱,經營范圍變更不可一概而論,首先要區分清潔煤加工和銷售是否是法定審批項目。法定審批又分前置審批、后置審批,和只要申請即被允許三種類型,因此上述公司是否合規要看具體規定而定。

 

  據村民們反映,當地政府推廣使用的“清潔煤”是由指定的廠商提供,并且按照人口數量給各村制定了相應的購買和使用的數量指標。

 

  承德市興隆縣平安堡鎮村民那先生的父親那偉也是因為使用清潔煤取暖死亡。據中國之聲報道,那偉是在11月21日被發現死于自家羊場看護房內。化驗結果顯示,系一氧化碳中毒導致死亡。

 

  死者的兒子表示,父親是用了村鎮派發的潔凈型煤燒炕取暖后,發生了一氧化碳中毒,因此他懷疑,父親的離世與當天第一次使用的潔凈型煤有很大關系。

 

  興隆縣也是今年開始推廣使用潔凈型煤。涉事的潔凈型煤生產廠家是保定市滿城區弘源煤炭經銷有限公司。

 

  根據興隆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的抽樣檢驗結果,截至2019年11月30日,興隆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對該縣今年三家型煤配送企業(河北博昶商貿股份有限公司、保定市滿城區弘源煤炭經銷有限公司、蔚縣金泰潔凈能源有限公司)配送到該縣20個鄉鎮的型煤抽檢全覆蓋,共計抽樣檢驗33批次,經檢測機構鑒定,全部合格。

 

  北京化工大學教授劉廣青對媒體表示,基于目前的調查情況判斷,村民一氧化碳中毒可能是煤炭燃燒不充分造成的,但是煤炭燃燒是否充分與清潔煤本身并沒有直接關系,而是與爐子的質量和使用習慣有關,加之村民沒有安裝必要的一氧化碳報警裝置,最終導致悲劇的發生。

 

  誰的問題?

 

  如果清潔煤本身沒問題,那么誰應該為此負責?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凡是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或住院的家屬,說的最多的即是當地政府強制推廣清潔煤,卻沒有告知相應的注意事項和使用說明。

 

  以艾嘉一家為例,葉先生說今年十月下旬在當地村委會統一組織安排下,他以每噸600元的價格購買了幾袋冬季供暖所需的“清潔煤”以及配套的鍋爐。往年他家都是通過燒一些散煤供暖。

 

  他表示,從今年冬季開始,當地村委會告知村民,出于環保的考慮,按照上級政府的要求,不再允許村民使用散煤取暖。

 

  閻女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個煤(清潔煤)是他們強制推廣使用的,而且也沒有提前告知注意事項,都是按照燒散煤的方式燒清潔煤。

 

  據其提供的微信群通知截圖顯示,當地村負責人曾通知稱,“不允許燒散煤、存散煤”,“12月1日開始,省市區三級利用入戶和遠紅外線無人機巡查兩種方式檢查,一經發現散煤沒收,燒散煤處罰”。

 

  河北保定易縣的一位村民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村里負責人曾帶著穿制服的人到家里去搜散煤,一經發現即沒收。

 

  像艾嘉一家一樣,很多村民下意識按照“老辦法”燒清潔煤,付出了沉重代價。多位村民接受采訪表示,他們不知道燒清潔煤還要配套爐具,因為有的村民家并不是煙囪,而是“火炕取暖”。

 

  中國之聲報道稱,直到有人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后,才陸續有部分村莊開始派發一氧化碳報警器和安全提示。

 

  在女兒艾嘉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后,閻女士多次在鎮政府、區政府和市政府之間詢問說法。當地鎮政府曾告訴她,這事和政府無關。

 

  而在中毒悲劇發生后,一些村民不敢使用清潔煤,他們又怕冷又擔心中毒。他們希望當地能給一個說法。

 

  中國新聞周刊就相關事宜聯系唐山市委宣傳部,一位工作人員稱他并不知道此事,建議咨詢專業對口部門。唐山市發改委相關工作人員則稱,“采訪需要市委宣傳部允許”。

 

  根據唐山市政府官網消息,12月4日唐山市召開冬季清潔取暖工作緊急會議,要求立即開展冬季清潔取暖安全大檢查,確保群眾取暖安全。唐山副市長李貴富表示,各級各部門要嚴防冬季取暖安全事故,重點排查爐具排煙和通風設施,確保暢通,防止一氧化碳中毒,做到安全取暖的常識人人皆知。同時加強應急值守,嚴格執行24小時值班、領導帶班和信息報告制度。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合买大厅跟人买靠谱吗 时时彩后一稳定100% 重庆快乐十分爱彩乐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 波克棋牌 天津时时彩软件 聚宝盆图片 快乐10分任选五技巧 新浪体育nba比分直播 皇冠比分网win90 北京pk10官网网址 吉林省十一选五号码 重庆时时千个龙虎和走势 内蒙古快三开奖示意图 即时即时赔率率 立博亚洲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