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65名學生布魯氏菌病檢測陽性,人畜共患病流行風險增大

錢煒  2019-12-09 10:18:34

目前國內尚未報道過人傳染人的病例

 

  12月6日,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發布《關于疑似布魯氏桿菌感染事件處置情況通報》稱,11月28-29日,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口蹄疫防控技術團隊先后報告有4名學生布魯氏菌病血清學陽性。接到報告后,蘭州獸醫研究所立即派人陪同學生前往醫院診治,同時成立調查小組,關閉相關實驗室并開展調查。截至目前,共檢測263人份,經甘肅省疾控中心確認呈現血清學陽性65人。血清學陽性人員中個別人員自感有身體不適現象,其余人員未出現明顯臨床癥狀。

 

  通報稱,事件發生后,中國農業科學院第一時間啟動應急處置預案,派工作組赴蘭州指導和督促蘭州獸醫研究所做好應急處置等相關工作。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疾控中心、甘肅省疾控中心、甘肅省獸醫局、蘭州市衛生健康委、蘭州市疾控中心、城關區和七里河區疾控中心等多部門組成聯合工作組,設立流行病學調查組、治療專家組,到蘭州獸醫研究所開展流行病學調查,協調診斷治療。目前正在采取多項措施治療人員。

 

  同日,蘭州市衛健委發布消息稱,專家組評估認為,布病是人畜共患性疾病,人的傳染源主要是牛羊等染疫動物,人傳人的風險極小,目前國內尚未報道過人傳染人的病例。該研究所重點場所防控措施已經落實,不會對周圍人群構成新的威脅。

 

  實際上,早在2012年5月11日,衛生部就聯合農業部發出通知,要求地方各級衛生、農業部門聯合開展布魯氏菌病疫情監測和處置,并面向高發人群開展防治。通知說,近年來,中國布魯氏菌病病例逐年增加,疫情影響區域呈擴散趨勢,防控形勢嚴峻。 

 

  對此,《中國新聞周刊》在2012年6月30日對“布病”及人畜共患病就有詳盡報道。


  “布病”重新抬頭

 

  2011年1月,陜西省靖邊縣黃蒿界鄉賀陽畔村43歲的村民賀斌堂出現持續的發熱,并伴有肌肉關節疼、乏力、盜汗等癥狀。在村衛生室,他被診斷為“上呼吸道感染”,并給予三九感冒靈沖劑等藥物治療。賀斌堂的病持續了一兩個月也不見好轉,還出現了左側睪丸腫大的癥狀。

 

  一位村民聽說了賀的病情以后提醒他,“怎么老治不好!去看看是不是‘布病’?”聽從這位村民的勸說,賀斌堂去了靖邊縣人民醫院就診,接診的大夫也懷疑他得的是“布病”,可是這卻是一個連大夫也“無權診斷”的病。

 

  “醫院只能懷疑發病,然后上報給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或大疫情網,最后由我們來確診。”李文生是靖邊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科長,他所說的“大疫情網”就是全國疾控系統內部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信息系統”,而賀斌堂所得的“布病”,全名叫做“布魯氏菌病”。

 

  這種由動物傳染給人的疾病在《傳染病防治法》里被列為“乙類傳染病”,作為一種人畜共患疾病,布魯氏菌病的疫情近年來在國內有加重的趨勢。

 

  布魯氏菌病的名字聽起來新鮮,其實它卻是一個古老的疾病。1886年,英國軍醫布魯斯在馬爾他島上從死于發熱疾病的士兵脾臟中分離出一種細菌,并首次明確了它是造成這種發熱疾病的病原體,這種細菌和它造成的疾病因而以布魯斯的名字命名。

 

  上世紀50年代,布魯氏菌病在中國十分猖獗,但到了70年代得以有效控制,發病率大幅下降。“有一段時期,‘布病’已經消失了,可是到了1990年代中后期又開始抬頭。自2006年以來,我們縣每年都有‘布病’病例,并且有增多的趨勢。今年上半年以來,已經報告了6例。”李文生的感覺和全國整體的統計數據相吻合:1996年,全國布魯氏菌病發病率為0.09人/10萬人;2011年則上升為2.77人/10萬人。十幾年間增加了30倍,對應的發病人數則達到3.8萬多人。

 

  實際上,考慮到醫院的誤診和農民的健康意識不強等因素,官方的統計數據未必能描繪出真實的情況。不僅如此,布魯氏菌病以往多發于北方畜牧業集中的地區,近年來疫情向南方擴散,目前,全國除海南省外均有疫情報告。

 

  在賀陽畔村,普通農民對“布病”也有所認識,這是因為靖邊縣家家戶戶都養羊,而賀陽畔村又是個“養羊大村”,前兩年曾經有人得過“布病”,現在農民們都知道,這個病都是被羊傳染的。

 

  在此之前,靖邊縣已經多年沒有出現過布魯氏菌病。李文生記得,2006年,一個病人得了發熱性疾病,病情不斷加重卻查不出原因,輾轉看了多家醫院,最后在寧夏醫學院附屬醫院,才被一位有經驗的醫生懷疑是布魯氏菌病。而這位大夫的“高明”之處不在別的,就在于他的老家也養羊。

 

  “疾病的增加史”

 

  人畜共患病也叫做“動物源性疾病”,是指人和動物之間相互傳播的一大類傳染性疾病。2009年,農業部公布了我國最新的“人畜共患傳染病名錄”,名列其中的除了牛海綿狀腦病(瘋牛病)、高致病性禽流感、狂犬病這些人們聽說過的病外,布魯氏菌病、弓形蟲病、棘球蚴病、鉤端螺旋體病、豬鏈球菌病、李氏桿菌病、利什曼病等“冷門”的疾病也赫然在列。

 

  實際上,全世界目前已證實的人畜共患傳染病有250多種,中國已證實的人畜共患疾病也有約130種。軍事醫學科學院研究員金寧一分析說,21世紀的人畜共患病呈現兩大特點,一是鼠疫、結核病、血吸蟲病等傳統人畜共患病死灰復燃;二是病原體變異加速,毒性增強。金寧一認為,生態環境的改變、動物的高密度集約化飼養、貿易的全球化等因素,增大了人畜共患病發生與流行的風險。

 

  對于人畜共患病再度抬頭的原因,李文生有更加直接的感受。他說,在靖邊縣,封山禁牧以前,羊都是散養在山上。到后來,養羊都像養豬一樣,圈養起來。圈養使人與羊群之間的接觸更加頻繁和緊密了,而農村的衛生條件不好,所以人更容易被傳染上病。按照李文生的描述,羊圈一般離牧戶的正屋只有四五米遠;冬天如果有羊羔誕生,為防止小羊凍死,牧戶們要把小羊抱到人住的屋子里養活;有的地方條件不好,人與羊共用一個水源,就會造成消化道傳染。這都給人畜間的病菌傳播制造了條件。另外,現在都是承包到戶,為追求經濟利益,就需要從外面買更好的種羊回來配種,而這些種羊往往沒有經過檢疫,有可能就是病羊,成為傳染源。

 

  據統計,全球近十年出現的新發傳染病中,75%源自動物或動物源性食品。伴隨著發病率的提高,人畜共患病已成為公共衛生的重點問題。

 

  “不僅一些過去已經基本控制的病原性微生物重新抬頭,同時新的病原微生物還不斷被發現,新的傳染病以平均每年一種的速度在增加。”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所研究員張習坦說,“人類的歷史在某種意義上就是疾病的增加史,人同病毒、細菌的斗爭是沒有止境的。”據張習坦分析,除了畜牧業生產方式的改變以外,還有多種其他因素造成人畜共患病的增多,比如,近幾十年來經濟發展步伐加大,人類大舉進入一些原始生態地區進行開發,人群與動物之間的物質流動大大增加。此外,飼養寵物成為時尚,人類生活方式的改變,也讓人畜共患病從農村、牧區進人城市。  

 

  “人病畜防”

 

  由于人畜共患病的特殊性,在預防控制方面要求做到“人病畜防”,建立獸醫與衛生部門的協作及聯防聯控機制非常重要。然而,這方面的情況卻并不理想。李文生就表示,“按理說,應當是畜牧站發現帶菌羊群,通報給我們,由CDC再去檢查農牧民。但實際上卻往往是,CDC接到‘布病’患者的病例,反過來去通知畜牧站,讓他們去檢查羊群,這一套流程弄反了。”

 

  畜牧站每年在春秋兩季會要抽檢新生的羊羔。按照國家規定,在發生“布病”疫情的地方,對牲畜的抽檢率應該在60%以上,但是在靖邊縣,抽檢率大概只有8%。據李文生介紹,靖邊縣面積大,下轄22個鄉,農牧民居住比較分散,每個鄉應該有五六名畜牧技術人員,這樣算下來,如果要完成對羊群的抽檢工作,就需要110多名工作人員,而目前畜牧站只有20多人,人員缺口大。

 

  發現病羊后,要做“無害化處理”,就是以不流血的方式把羊殺死后焚燒。然而,一頭種羊買來的價格最少要2000元,按國家補償政策,病羊被無害化處理后,國家補償農戶300元,在經濟不好的地方,可能還不到300元。這樣一來,農戶就很不劃算。因此,有些農戶就會悄悄把病羊賣到市場上去,這就增加了布魯氏菌病擴散的風險。

 

  2012年5月30日,國務院辦公廳公布《國家中長期動物疫病防治規劃(2012—2020年)》,將包括布魯氏菌病在內的16種疫病劃為“優先防治的國內動物疫病”。《規劃》指出,布魯氏菌病、狂犬病、包蟲病等人畜共患病呈上升趨勢,局部地區甚至出現暴發流行。

 

  “人類疾病源自動物這一問題是構成人類歷史最廣泛模式的潛在原因,也是構成今天人類健康的某些最重要問題的潛在原因。”美國生物地理學家賈雷德·戴蒙德在《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一書中專門用一章來講述從動物傳給人類的疾病,及其在人類歷史發展中的作用。在這本獲普利策獎的書中,他把這些疾病稱作“來自我們的動物朋友的致命禮物”。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梦幻倒卖哪个最赚钱 体彩6+1 老快3在线投注 内蒙古快3一定牛 体球即时比分网新版 国际股票指数收盘时间 重庆快乐10分软件 手机APP彩票 喜乐彩 6号码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刷照片赚钱的app 混合过关 云南11选五5前三走势图 什么麻将可以邀请微信好友一起玩 山东德州麻将 北京塞车pk10直播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