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法院給公安開了10萬元罰單之后

佟西中  2019-12-12 16:02:37

律師取證調查權應該得到尊重

  法院對個人做出處罰不新鮮,但對公安開出罰單卻不常見。山東招遠法院日前對山東榮成公安局罰款十萬元,這事件一經報道即引來熱議。法院為何如此,公安又會如何回應。

 

  12月10日,中國新聞周刊分別致電山東招遠法院和山東榮成公安局了解情況,榮成公安局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如有消息會統一對外發布”,招遠法院則未有明確回應。

 

  法院罰了公安局

 

  事件曝光源于一份處罰決定書。中國新聞周刊獲得的這份處罰決定書顯示,12月4日這天是國家憲法日,山東省招遠市法院向榮成市公安局做出了罰款10萬元的處罰決定,限于今年12月20日之前繳納。

 

  原因是法院在審理(2019)魯0685民初4015號原告溫航海與被告王瑞蓮、李瑞東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中,被告主張2017年4月10日左右,李瑞東曾向榮成市公安局報警稱,為原告出具的借條是受脅迫所致。

 

  為此法院出具調查令,授權山東乾平律師事務所孫巖到榮成公安局復印當時的報警記錄和詢問筆錄。

 

  但榮成公安拒不配合。招遠法院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一款、第三款規定,做出上述處罰決定。

 

  招遠法院還表示,如果不服可以在收到決定書三日內,口頭或書面向山東煙臺中院申請復議一次,復議期間不影響決定的執行。

 

  隨著處罰決定的公布,問題也隨之而來。榮成公安為何不配合法院的調查令,對于罰款要不要繳納,抑或是申請復議。

 

  此前榮成市公安局宣傳科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目前正在對決定書所述事件進行調查,暫無更多信息。“當時為何不配合律師?是繳納罰款還是申請復議?都要等調查以后才能作出答復。”

 

  中國新聞周刊也分別致電榮成市公安局和招遠法院。公安局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如有消息會統一對外發布”,招遠法院值班人員表示“并不了解”,始終未有明確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招遠是山東省轄縣級市,由煙臺市代管,榮成是山東威海市下轄縣級市。二者均為縣級市,法院與公安局級別也相同。

 

  在這一事件中,律師孫巖是事件的參與者和見證者。中國新聞周刊也曾對此致電及短信聯系,但始終未獲回應。

 

  他此前對媒體表示,“確實有決定書所說的情況,不過律師經常遇到不配合的情況,當時公安那邊希望法院的人去調查,這樣正規一些。”

 

  不被尊重的律師調查令

 

  自招遠法院罰了榮成公安十萬元后,輿論對此頗多熱議,國內法學界更是甚為關注。事件所引出的“律師調查令”也受到諸多討論。

 

  一份廣東司法廳去年年底發布的《關于在民事訴訟中實行律師調查令的規定(試行)》的文件對律師調查令如此表述。

 

  “律師調查令是指在民事訴訟程序中,當事人及其代理律師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證據時,經代理律師申請,由受理案件的人民法院批準,由指定代理律師向接受調查的單位、組織或個人調查收集相關證據的法律文件。”該文件明確律師調查令僅適用于民事訴訟的起訴、審理、執行階段。

 

  一位資深從業律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實際的司法實踐中,即使律師持法院開具的調查令去調查,遇到不配合的情況也非常普遍。

 

  這位律師稱,有一次他帶著調查令到北京一家醫院調取病例材料。但該醫院拒絕配合稱,“只有法官上門他們才配合”。據其講述,不配合是普遍現象,“尤其是大的國有企事業單位,一般很少有配合的”。

 

  山東新勢力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法學會會員張配海也表示,現實中不配合法院和律師調查權的行為大量存在,招遠法院處罰案例表明當今的司法改革有了進一步的提升。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法院能夠處罰公安機關,也可以說是一個典型。

 

  多位律師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持有法院開具的調查令尚且拒絕配合,實際上依據《律師法》,執業律師本身就有調查取證權,無論是否有法院調查令的加持,都應當得到應有的配合和尊重。但司法實踐中,律師長期面臨著“調查取證難”的問題。

 

  所謂律師調查令其實也并不是新東西,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最高法此前在多份文件中對“探索和試行證據調查令做法”均有明確,而且各地法院對此也不乏具體實踐。

 

  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浙江、江蘇、福建、云南、山東、安徽、河南、陜西、四川、廣東、河北等至少15個省市的高級法院制定并試行有關民事訴訟律師調查令的指導性文件。此外,多個省份的部分中級法院、基層人民法院也都在試行該制度。

 

  江蘇省澤執律師事務所律師周志鴻曾對媒體表示,律師調查令制度的出臺一方面可以減輕法院調查的負擔,讓法官專注審判,節約司法資源,提高司法效率;另一方面也保障了律師調查取證權的實現,“雖然并不是內在權利,而是基于法院授權,但對律師界呼吁的調查權也是福音”。

 

  事實上,山東法院此前也對拒不配合持有律師調查令(法院簽發的)的律師進行調查取證的行為進行過處罰,只不過處罰對象是企業。

 

  去年6月,泰安市泰山區法院也曾對拒不配合律師持法院簽發律師調查令進行調查取證的某工程造價咨詢公司處以十萬元罰款。這是泰安法院首次對無視律師調查令者開出罰單。事后,該公司繳納了罰款。

 

  法院舉動引熱議

 

  熱議中包括社交媒體在內的眾多媒體,多贊譽法院維護了司法權威,當然也存在著質疑的聲音。

 

  此前多家媒體認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被處罰對象也不該區別對待,招遠法院的罰單一定程度上維護了司法權威,同時也提高了社會公眾對具體司法的信心。

 

  湖南刑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湖南師大法學院教授馬長生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公檢法和律師在刑事訴訟中本來就都是其中一個環節,各司其職各守其權力邊界應是題中之義,這樣也能避免很多冤假錯案。

 

  他強調稱,在司法實踐中,即使有法院的調查令,很多律師也常面臨各種不配合的情況。招遠法院能夠敢于處罰,應該為其維護司法權威的行為點贊。

 

  《民事訴訟法》規定,對拒絕或者妨礙法院調查取證的,法院有權責令其繼續履行協助義務,并可以予以罰款。對個人來說,額度為10萬元以下,對單位則是5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師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對于招遠處罰榮成公安一事還可以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也許事情并非如此簡單。被告李瑞東曾向榮成市公安局報警稱,為原告出具的借條是受脅迫所致。而一般強迫簽字,都會使用暴力威脅或限制人身自由,這就說明被告可能受到非法拘禁和敲詐,非法拘禁和敲詐又屬于刑事案件。但案件仍在調查中,是否是刑事案件也未明確。

 

  同時他也認為,當然也存在榮成公安只配合法院不愿意配合律師的情況。由于招遠法院、榮成公安與孫律師三方均未向外界公布更多信息,所有討論也就局限在已有信息基礎上。

 

  一位政法高校的教授則表達了質疑的態度。她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當地法院為什么不親自調取,如果員額法官沒有時間和精力完全可以讓非員額法官去調查。當然大家能夠為法院處罰公安局歡呼,這也是為法院的敢為點贊。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开心农场3安卓版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 118比分网 七乐彩13个号码多少钱 36选7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 排列三的规律技巧 雷速体育雷速号答题 双色球054 极速快3 pk10软件免费下载 彩票开奖结果江西快3 北单比分直播体育有料 快乐12开奖走势图手机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 怎么提防神圣计划连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