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PISA排名出爐,中國學生被評全球第一

俞楊  2019-12-09 10:16:29

不看重排名之時 就是確立自信的教育思想之日


  PISA2018排名出爐,中國學生被評全球第一!

 

  2019年12月3日巴黎時間9點,2018年國際學生評估項目測試結果公布,中國在全部3項科目(閱讀、數學、科學)測試中均排名世界第一。

 

  但這值得驕傲嗎?慶祝成績之余,也有質疑的聲音:世界第一的噱頭,區域差距的現實,應試教育的反思。

 

  第一

 

  對大多數人來說,PISA還比較陌生,它權威嗎?

 

  PISA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起的基礎教育評價項目,目的是對15歲學生的閱讀、數學、科學素養進行評價。

 

  本次測試,共有來自79個國家(地區)約60萬學生參與。經OECD統一抽樣,我國四省市(北京、上海、江蘇、浙江)361所學校的12058名學生代表四省市在校生參加了測試。

 

  四省市作為一個整體,學生在閱讀、數學、科學三項上的平均成績分別為555分、591分、590分,在參測國家(地區)中均排名第一。

 

  不只如此,四省市學生基本素養達標率為參測國家(地區)第一,高水平學生數量總數居于前列,被稱為“首都+江浙滬包郵區的強強聯合”。

 

  橫向比較來看,美國的基礎教育顯得比較落后。這一次PISA測試,美國的科學排第13名,數學第18名,閱讀第37名。

 

  日本與中國也有較大差距,閱讀、數學、科學三項平均成績分別比中國低51分、64分、61分。

 

  PISA由OECD于2000年發起,每三年進行一次國際測試,本次發布的是第七輪評估結果。

 

  縱向比較來看,在上一輪2015年的測試結果中,新加坡第一,日本第二,由北京、上海、江蘇、廣東組成的中國部分地區聯合體總分僅位居第十。三年時間,從第十到第一。

 

  質疑

 

  成績固然漂亮,卻也引來質疑,果真完美無缺?

 

  作為教育發達地區,京滬蘇浙的成績恐怕難以代表全國,城市與農村、東部與西部、強校與弱校,都在不同程度上呈現出教育水平的差異。

 

  教育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副主任辛濤指出:PISA2018取得三個領域第一的好成績,并不意味著我國31個省市自治區作為整體參加PISA仍能取得第一。基于PISA數據,我國教育公平仍然存在一些突出問題尚待進一步突破。

 

  這種差異,在“首都+江浙滬包郵區”內部也有呈現,雖然四省市已是中國教育最發達地區之一。

 

  一是鄉鎮師資短缺問題較為嚴重,我國四省市師資短缺指數城市學校為0.44,鄉鎮學校為0.98,指數為1則意味著非常短缺。

 

  二是校際不均衡發展問題依然存在,我國四省市閱讀領域學生素養的校際差異比為42.0%,屬教育質量高但校際差異大的區域。

 

  三項世界第一,但若冷靜思考下第一背后學生的學習成本,恐怕就不覺得這樣的代價是值得的。

 

  我國四省市學生平均校內課堂學習時間為31.8小時/周,在參測國家(地區)中排第4位。

 

  考慮到校內減負校外增負,中國學生的學習時間遠不止這個數。2018中小學生減負調查報告顯示,一年級就有48%的學生報了輔導班,二年級至六年級均超過60%。

 

  學習時長影響學習效率,四省市學生的閱讀、數學和科學的學習效率分別為119.8分/小時、118.0分/小時、107.7分/小時,在參測國家(地區)中排名靠后,分列第44位、第46位、第54位。

 

  PISA首席分析師池田京指出:中國幾乎是校外學習時間最長的國家,學習效率卻相當低,這恐怕要“歸功”于中國家長高漲的報班熱情,以及熱衷于讓孩子超前學習的競爭焦慮。

 

  異化

 

  PISA已發展成為世界上規模較大、具有廣泛國際影響的基礎教育第三方評價項目。然而,這一指標本身卻遭很多教育界人士的質疑。

 

  早在2014年,英國《衛報》就刊登了一份大約80位教授和相關領域專家的聯名信,呼吁停止這項測試,專家們甚至認為PISA 正毀了全球教育。

 

  和其他量化測驗一樣,PISA選擇的是科學、閱讀、數學學科測試,導致那些不可被量化的如體育、美育、德育等個人發展遭到忽視。

 

  PISA項目賴以成功的根基已經受到嚴重挑戰,沒有證據可以表明(更不用說證明)PISA確實衡量了現代經濟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技能,PISA項目專家、堪薩斯大學教育學院基金會杰出教授趙勇認為,PISA歪曲了教育的目的。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指出,PISA測試說到底就是應試結果,測試成績并不能反映一個國家的真實基礎教育水平,如果就以PISA測試來評價基礎成就,會嚴重誤導基礎教育發展。

  況且,排名刺激追逐,追逐測驗結果排名是短視的,長期改善本國或地區的教育水平才是目的。

 

  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指出,“比較”是PISA測試的重要特點,也是PISA產出證據的重要手段。在比較視角下,不可避免地就衍生出“排名”。

 

  當評估結果僅用于對國家間進行排名,學科軍備競賽就不可避免。為了勝利去特意設計,為了成績而刻苦訓練,為了面子被優秀代表,測試反而異化成了斗羅場。

 

  別忘了,考試第一不等于頂尖人才第一,人才教育的關鍵問題是解決“錢學森之問”。

 

  有人說,什么時候中國人覺得這個測評不值得報道但還是第一的時候,中國教育才算真正地取得了長足的發展。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广西快3怎么玩法 彩仙阁计划快彩版登录 快三精准计划免费软件 谁有河北微信麻将群 喜乐彩 重庆时时彩v1.2.0版本 农场游戏大全免费下载 梦3国怎么赚钱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黑龙江江省快乐10 深圳风采 山东时时是什么票 双色球开奖规则 甘肃快3一定牛推荐 违法赚钱的图片 浙江体彩6加1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