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闖入美國大使館的他們,是如今伊拉克的“危險存在”

曹然  2020-01-16 17:30:22

“破壞政府權威、 掠奪普通伊拉克人、 影響新解放地區脆弱的穩定局勢”

 

  北京時間1月13日凌晨,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北部、駐扎美軍部隊的巴拉德(Balad)軍事基地遭到多枚“喀秋莎”火箭彈襲擊。據當地媒體報道,炮彈落在基地的跑道上,造成四名伊拉克空軍官兵負傷。美國軍方向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透露,暫無美軍在這次襲擊事件中傷亡。

 

  五天前,在伊朗革命衛隊將領蘇萊曼尼被美軍刺殺于巴格達后,伊朗軍方向兩處美軍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動了導彈襲擊,伊朗方面稱造成80人死亡,美軍和伊拉克方面則宣稱無人傷亡。

 

  不過,伊朗政府隨后即發表聲明,稱對美軍的“報復”到此為止。1月13日的火箭彈襲擊發生后,伊朗也并未聲明對攻擊事件負責,因而外界多認為本次襲擊可能是“親伊朗(Pro-Iran)的伊拉克民兵組織”所為。

 

  今年1月1日,這個民兵組織包圍并突入了巴格達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美軍亦指責稱,蘇萊曼尼前往巴格達是為了指揮民兵組織進行下一步更具威脅性的行動。巴格達市民哈米德對《中國新聞周刊》透露,2019年10月伊拉克局勢動蕩之初,他和親友們走上街頭所反對的,也正是親伊朗的民兵組織。

 

  然而,對于這些民兵組織的具體狀況,當事各方一直諱莫如深。有知情者在接受采訪時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向外界公布民兵組織的信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只需忠于組織領袖

 

  2020年1月11日,西方媒體報道稱,伊拉克最大民兵組織“人民動員”的旅長阿里·阿薩迪(Ali Al-Saedi)在一次襲擊中被不明槍手射殺。包括美聯社、CNN在內的多家主流媒體將“人民動員”視為親伊朗民兵組織,將阿薩迪看作是代表伊朗勢力的民兵頭目。

 

  不過,一位接近伊拉克軍警高層的知情人士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阿薩迪所在的“人民動員”并非真正意義上的親伊朗民兵組織,而阿薩迪本人的政治立場也不傾向支持伊朗。

 

  “當‘伊斯蘭國’組織(IS)進入伊拉克時,伊拉克什葉派領袖阿亞圖拉告訴人們必須保衛自己的家園,隨后政府建立了一個官方機構,想要加入抵抗IS的民兵組織和個人都可以登記。”上述知情人士介紹,這個機構就是“人民動員”(PMU),伊拉克唯一的官方民兵組織。

 

  據英國《衛報》梳理,“人民動員”領導人曾多次公開表示效忠巴格達,而非德黑蘭。一位該組織高層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有人認為伊拉克和伊朗同屬什葉派,所以我們對他們忠誠,這是錯誤的,伊朗的什葉派不是蘇美爾人(伊拉克人)……我們在這里的運動和庫姆(伊朗宗教圣城)毫無關系。”

 

  《華盛頓郵報》調查“人民動員”在伊拉克社交媒體上的活動發現,雖然該組織整體上一直宣稱為所有伊拉克人而戰,但實際上其成員和支持者主要是什葉派人士。一些伊拉克遜尼派將這個民兵組織的人直呼為“伊朗人”,并擔心他們在解放IS控制區的過程中侵犯遜尼派的權利。

 

  前述知情人士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這主要源于“人民動員”的組織構成。該民兵組織最初由七個武裝團體合并而成,此后也有其他團體加入抵抗IS的戰爭。其中,一些組織的領導人可劃入親伊朗陣營,而相關民兵組織的成員又只需忠于其領袖。

 

  “每個民兵組織都由其頭目控制,‘人民動員’無法調動他們。”該知情人士稱,“反過來,他們有時卻可以脅迫政府行事。”

 

  這位知情人士開列了他所知的、由親伊朗領導人控制的民兵組織的名單,其中包括2014年聯合組建“人民動員”的七個民兵組織中的五個,以及另外兩個附屬在其他民兵組織下的團體。

 

  在IS被徹底消滅前,美國國防部負責中東事務的副助理部長穆爾羅伊(Michael Mulroy)曾警告,這些親伊朗的武裝團體可能不忠于巴格達,“破壞政府權威、掠奪普通伊拉克人、影響新解放地區脆弱的穩定局勢”。

 

  哈米德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在去年10月的游行中,伊拉克社會流傳的說法是,政府和“人民動員”的腐敗,使得這個官方民兵組織成為“為外國輸送利益”的平臺。

 

  彭博社在報道中指出,以“人民動員”為代表的武裝團體在抗擊IS的戰斗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獲得了社會影響力,但這些武裝團體的“伊朗背景”和“半自治”性質讓他們在消滅IS后走上了“進行地方性犯罪活動以充實自我”的道路,最終成為引發伊拉克動蕩局勢的主因。

 

  讓記者“沉默”

 

  2020年1月10日,巴士拉地方電視臺記者阿卜杜拉薩曼德和攝影師加利被一群槍手近距離殺害在采訪車內。雖然警方至今尚未公開兇手身份,但據半島電視臺報道,多數當地記者指出,民兵組織是唯一可能的犯罪者。

 

  “所有此類暗殺都是親伊朗民兵組織所為。”前述與警界高層關系密切的知情人士也向《中國新聞周刊》確認了這一點。他的一位親友、民權活動人士,數日前因發表反對伊朗言論而被民兵組織殺害。

 

  “根據在伊拉克發生的情況,如果他們(民兵組織)知道誰公布了他們的敏感信息,那將是非常危險的。”在接受采訪時,這位知情人士多次強調,“他們會殺害任何公開他們信息和反對他們的人。”

 

  半島電視臺報道稱,伊拉克記者們普遍認為,阿卜杜拉薩曼德生前發布的最后一段報道是他身亡的導火索。在報道中,這位39歲的記者稱巴士拉的親伊朗民兵組織是游行示威者和活動人士遭到攻擊的幕后黑手,并詰問“為什么他們攻擊美國大使館的時候,沒人抓他們?”

 

  “武裝團體就是想讓他永遠沉默。”一位受訪者對半島電視臺說。在伊拉克,雖然人們不敢公開指出哪些死亡事件與民兵組織有關,但線索依然有跡可循。

 

  伊拉克記者聯盟(NUJI)編撰的2019年年度報告中,記錄了2019年最后三個月動蕩局勢中記者和新聞機構遭到攻擊的事件。在與警察、軍方和示威者的沖突中,NUJI都會明確記載對方的身份信息,但在更多的事件中,報告語焉不詳——

 

  10月6日,一家新聞機構遭到“原因不明”的火箭彈襲擊;10月26日,多名記者收到“不明團體”的威脅;10月27日,一家媒體總部遭到“不明身份的槍手”開槍射擊;11月18日,迪瓦尼耶省記者阿爾-沙馬里在多次收到死亡威脅后失蹤,至今下落不明;12月7日,攝影記者阿爾-穆哈納在巴格達鬧市區被一群正在進入示威游行廣場的“不明武裝團體”射殺……

 

  在報告的最后部分,NUJI指出,記者受到的安全威脅主要來自“政府團體、黨派和武裝團體”,而“安全部隊沒有為記者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護,當局對武裝團體襲擊媒體的事件不予理睬。”

 

  局勢還在變糟

 

  從2019年10月至今,伊拉克人民已經在游行、騷亂和局部武裝沖突中度過了三個月。一些巴格達及南部省份居民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目前伊拉克人的生活“基本上是正常的”。超市、餐廳正常營業,中小學正常上課,人們依然會出去逛街,但更多的時候是上街示威。與日常不同的是,高校學生并未上課,一些政府部門職員也已罷工。

 

  半島電視臺等多家中東媒體披露的數據顯示,2019年10月以來的騷亂已經造成至少470人遇難,超過25000人受傷。

 

  前述接近伊拉克軍警高層的人士表示,目前情況“基本得到了控制”,軍隊只是駐扎在示威地點附近,較少行動。更嚴重的問題是記者和民間活動人士遭到民兵組織暗殺,及其背后反映的美國、伊朗勢力在伊拉克領土上的角力。

 

  從反伊朗游行到沖擊美國大使館,再到美國、伊朗軍事力量直接介入,伊拉克民間社會也在撕裂。來自卡迪西亞省的青年阿爾賽迪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美軍刺殺蘇萊曼尼、伊朗襲擊美軍基地后,他身邊出現了兩種不同的聲音,“有些人很生氣,認為伊朗活該被炸;但也有人覺得,是伊朗非常勇敢,敢于去轟炸美軍的基地。”

 

  一些伊拉克居民說,在議會投票通過要求美軍撤離伊拉克的法案后,人們也充滿擔憂,害怕美國會對伊拉克施行經濟制裁。“總的來說,因為美國和伊朗,局勢還在變糟。”

 

  “伊拉克政府不能疏遠任何一方,這就是它陷入困境的原因。”彭博社指出。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捷报比分即时足球比 大赢家比分 无广告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广西麻将下载最新版 股票涨跌由谁计算 江苏麻将技巧 股票融资是什么 广西麻将游戏下载 中国国际股票指数 广西赌多大算赌钱 浙江快乐彩 哈尔滨麻将作弊器 6场半全场 打国标麻将技巧 3d开机号 有好友房的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