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印中關系要以自身的價值來衡量 ——專訪印度前外交秘書薩仁山

李靜  2019-06-10 11:01:57

不要將中印關系框定在中美關系的背景下是至關重要的

  印中關系要以自身的價值來衡量

  ——專訪印度前外交秘書薩仁山

  本刊記者/李靜

  發于2019.6.10總第902期《中國新聞周刊》

 

  5月30日,成功獲得連任的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宣誓就職,開啟他的第二個總理任期。

 

  當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致電莫迪,祝賀他連任,并指出,在雙方共同努力下,當前中印關系持續向前發展,各領域合作不斷深化。這不僅符合中印兩國和兩國人民的共同期待,也為全球和地區提供了穩定性和正能量。

 

  莫迪首個任期中,中印關系既經歷了洞朗對峙危機,也隨著兩國領導人武漢會晤實現穩定,同時還受到美國“印太戰略”將印度定義為“擁有共同的民主價值觀”的“天然盟友”而帶來的影響。

 

  近日,《中國新聞周刊》就中印關系問題采訪了印度前外交秘書薩仁山(Shyam Saran)。上世紀70年代,他曾到中國學習,對中國文化和中印關系有很深的認識。他認為,中國和印度之間雖然存在一些分歧,但只要相互加強溝通和理解,中國和印度一定可以更好地攜手并進。

 

  中國新聞周刊:中國和印度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古老的文明古國,現在又都是飛速發展的國家,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面對分歧或者說沖突,實現共同發展?

 

  薩仁山:就如同我所提到的,我們首先需要與對方進行接觸。中印外交關系上也有好的經驗可循,即中印領導人層面的接觸,這樣的接觸即使是在困難時期也沒有間斷。

 

  印度總理和中國定期舉行會晤,有的時候是雙邊的會晤,但也有在聯合國或是“金磚國家峰會”或其他多邊會議上的會面。對于雙方來說,有許多機會與對方進行接觸,對于推動雙方關系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從我的經驗來講,有時兩國之間因為某種原因而出現關系緊張的狀況,如果這時兩國領導人會面交談,即使沒有提出任何解決方案,這樣的會面也會產生一種積極的影響,會釋放出積極的信號:雙方領導人希望保持良好的關系。

 

  這是很重要的。即使將來會出現困難的情況,這種高層領導定期接觸的傳統,也需要一直保持下去。

 

  第二,我們需要做出一系列認真的努力,以此來解決邊界問題。幾乎有50年的時間,我們之間在邊境區域沒有出現過任何嚴重的事件,這是個好事。盡管邊界有爭議,但雙方通過共同的努力來保持邊界的和平。這對印中嘗試解決邊境問題是一個利好、積極的狀況。

 

  我希望雙方能夠真正坐下來磋商,解決邊界問題。在很長時間里,印中雙方都是在困難中依然理性地做工作,也達成了“解決中印邊界問題政治指導原則”。我擔任外交秘書的時候,我們提出這項的指導原則,是非常重要的文件,因為它為解決邊界問題奠定了基礎。如果我們認真貫徹這些文件中的指導原則,我相信我們可以解決邊界問題,但過程中注定是要做出讓步的。不可能是中國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印度也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用中國話說就是,你讓一步,我讓一步,那問題就解決了。

 

  中國新聞周刊:在你的外交生涯中,如何克服不同表達方式或者說表達習慣引起的障礙?

 

  薩仁山:任何國家之間,比如中國和印度或者印度和美國之間,溝通交流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當你就一些重要的事情與其他國家打交道的時候,在磋商的過程中,你也是在學習其他國家的文化。如果你采取的觀點是,“只有我是正確的,你必須接受我說的”,那就會出現問題。

 

  所以,必須愿意去傾聽對方說了什么,看看為什么他們會這么說,不能老是去懷疑別人的動機。我有大量與中國外交官和美國外交官進行外交磋商的經驗,與美國外交官談判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他們看問題的方式跟我們非常不一樣。

 

  這就是不同文明之間對話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它不是坐下來就開始談,而是要試圖理解對方:他們的文化是什么?為什么他會那樣說?他那樣說可能不是因為討厭你,而是因為他有不同的文化背景。這種類型的理解,才是相互平等的理解。

 

  的確,與中國外交官談判比較困難,有時候中國外交官也認為我們很難理解,認為我們的立場很不合理。但這是很常見的,不光是與中國外交官談判的時候存在這種問題。有時候,我發現我們同其他國家的談判要更困難,比如美國,伊朗。

 

  拿美國來說,美國習慣的想法和做法就是,要么是盟友,要么是敵人,沒有中間地帶。但印度有相當長的不結盟傳統,我們從不認為美國是領導或者蘇聯是領導,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獨立觀點。有時候這樣的立場并不受一些國家的歡迎,但這就是我們的立場。所以跟美國人談判最難的就是讓他們明白,應該把印度視作伙伴,而不是盟友,不會總把美國的利益作為出發點。在雙方有共識的問題上,我們可以合作,但也要接受在有些問題上我們之間有分歧,例如在印度與巴基斯坦關系的問題上,還有美國人對待伊朗的問題上。

 

  與其他國家談判時,必須做出妥協。在原則問題上當然必須堅定,但在堅守原則的基礎上,必須有取有予。

 

  中國新聞周刊:你覺得現階段中國和印度關系發展的主要障礙是什么?

 

  薩仁山:中國和印度關系的一個最大障礙就是我們還沒有解決邊界問題,這是個很久以來的問題了。但我覺得這個問題越早解決越好,因為那可以讓我們密切合作,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我認為,雙方應該更加努力而認真地解決邊界問題。

 

  第二點就是,不要把中印關系放在到中美關系的環境中去考量,這是一個會限制我們關系發展的重要方面。

 

  印度會同美國、日本或者東南亞國家發展關系,因為這符合印度利益。比如在經濟和技術合作上,美國是印度的一個重要伙伴。我們是個發展中國家,美國的科技對我們來說有很大意義。日本也一樣,日本的資金和技術對印度的發展都非常重要。在安全上,就亞太地區的形勢而言,我們也有一定的共同利益,因為我們和許多國家很依賴美國的安全保障,我們的幾乎全部貿易往來、能源絕大部分要靠海運,海上航道的安全,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但這并不是親美,也不是排除中國。

 

  對于中國來說,不要將中印關系框定在中美關系的背景下是至關重要的。印度和中國的關系必須以其自身的價值來衡量,而不是以和其他國家的關系來衡量。所以當印度同美國、日本或是澳大利亞等國有著共同利益的時候,我們也很樂意與他們合作。當我們同俄羅斯或中國有著共同利益之時,我們一樣會進行合作。

 

  印度是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我們并不認為上海合作組織是反對西方或反對美國的,所以美國來問我們為什么加入上合組織時,我們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平臺,能夠實現我們的一些利益。我們還加入二十國集團(G20)、東亞峰會等合作平臺,合作得非常順暢。所以在我們看來,這些不同的合作平臺并不是相互排斥或相互沖突的。我們可以同時加入各種不同類型不同層面的機制,因為這符合我們的利益。

 

  (實習生鄭雨晴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郭惠芬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新时时彩 稳赚的幸运28挂机 广东快乐10分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山东11选5网站 微信红包打麻将 大乐透投注停售时间 时时彩任选3稳赚技巧 欢乐麻将在线玩 nba即时比分 山东11选5手机版体彩 棒球比分直播捷报 广东11选5助手电脑版 pk10冠军百期错一 捕鱼游戏怎么赚钱 单双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