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美國百年老店陷造假危機,曾稱霸全球,市值比阿里和騰訊還高!

吳曉璐  2019-08-26 10:34:46

難以判斷是故意造假,或是財務激進

  美國的愛迪生發明了燈泡,這一點廣為人知。

   

  易被外界忽略的是,愛迪生1879年在新澤西州的門洛帕克實驗室發明首只商用白熾燈前,還成立了一家股份公司——愛迪生電燈公司。

   

  這便是后來稱霸美國的通用電氣(以下簡稱GE)前身。1892年,愛迪生電燈公司和湯姆森-休斯頓電氣公司合并,GE成立。

   

  GE目前正陷入一場前所未有的造假危機。近日,一份報告質疑其財務造假38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697億元。

   

  不說愛迪生,也不說這是家百年老店,單是報告的操盤手哈里•馬科波洛斯,就足以惹人關注,此人揭露過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金融騙局。

   

  作為美國大工業時代的縮影,GE果真日薄西山了嗎?

   

  崛起

   

  從成立以來的百余年間,GE一直堪稱行業內的標桿,曾一度引領全球工業科技研發的進步。

   

  成立初期,GE以產品研發為主。從發電站到變壓器、從高頻交流發電機到熱感應電爐、從“隱形玻璃”到噴氣式飛機發動機、從雙門電冰箱到烤面包機、從醫療造影到核電和宇宙飛船,它在諸多領域影響深遠,被稱之為美國大工業時代的一個縮影。

   

  道瓊斯工業指數成立之時,GE為12個初始成分股之一,100多年來都在該指數擁有一席之地。該指數目前包括蘋果、高盛和微軟等30家最大、最知名的美股。

   

  GE的快速發展得益于兩次世界大戰。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7月28日-1918年11月11日)后,該公司在新興的電工技術部門——無線電方面居于統治地位。

   

  1922年,當它第3任CEO歐文·楊上任時,GE的年銷售額已由創立之初的1200萬美元增至2.43億美元。

   

  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9月1日至1945年9月2日)期間,其逐漸走向多元化與外部擴張時代,在軍工制造業中率先搶灘。二戰期間,公司的產量和利潤急劇增長。1950年,公司營業額達22.34億美元。

   

  緊接著,GE還建立了全球第一家核電廠,在豪賭飛機引擎上獲得巨大成功。

   

  但二戰之后,美國經濟迎來滯脹時期,它也遭遇外部激烈市場競爭與內部盈利能力下降的雙重壓力。不過,在兩位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掌舵人帶領之下,公司跨越負面影響,實現收入高速增長。

   

  當第七任總裁雷吉·瓊斯上任時,GE已經成長為龐然大物,擁有10個生產集團、46個分部和170個部門。

   

  瓊斯希望公司能從沉重的舊殼中蛻變,開始對公司管理體制進行改革。但瓊斯最大的貢獻是選定杰克·韋爾奇作為接班人。

   

  1981年,韋爾奇上任后,在去官僚化、無邊界組織、全球化、六西格瑪等方面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他接任5年,裁員13萬人,公司由350個企業改成13個大企業,傳統制造業的占比也大幅下降。

   

  韋爾奇上任之初,GE在全美上市公司中市值僅排名第十,而到2000年8月,市值便突破6000億美元,高居全球第一。韋爾奇也被譽為“全球第一CEO”,如神話一般。

   

  杰克·韋爾奇

  

  他2001年退休后曾出了一本自傳,中文版在中國銷量超過100萬冊,中國經理人們幾乎人手一冊。海爾CEO張瑞敏、聯想柳傳志等據說都是他的粉絲。

   

  20年任期內,韋爾奇完成了993次兼并,GE也由營業額250億美元的工業制造公司,轉變為一家營業額為1250億美元的“無邊界”商業帝國。

   

  轉折

   

  韋爾奇的繼任者就沒有那么幸運了,或者說,GE的高光時刻和轉折點就發生在韋爾奇退休時。

   

  接棒者杰夫·伊梅爾特上臺后,公司股價一瀉千里。2008年,GE遭全球金融危機重創,多虧聯邦政府提供的1390億美元貸款擔保,才得以活命。當年,GE還獲得巴菲特緊急投資30億美元。

   

  不過,2017年巴菲特拋出持有的全部GE股票。

   

  此后,因對國際能源格局變化判斷失誤,公司走向虧損。

   

  2015年,GE耗資123.5億歐元并購法國阿爾斯通,2017年7月并購世界第三大油服公司貝克休斯,總投入高達300多億美元。兩筆收購使這家百年老店加速陷入經營泥潭。2015年和2017年,其分別虧損61.26億美元和57.86億美元。到了2018年,GE虧損高達223.55億美元。

   

  百年通用,搖搖欲墜。

   

  2017年8月,掌舵16年的伊梅爾特被“逼宮”下馬,緊急上臺的約翰·弗蘭納里也僅僅待了14個月。在此情形下,勞倫斯·卡爾普“受命于危難之間”,這也是GE百年歷史上第一位外部聘請的CEO。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8年6月份,GE被道瓊斯工業指數剔除,不再是美國經濟的代表。今年以來,GE先是被曝將在法國裁員千人,后被曝正在出售旗下風投公司的 100多家初創公司,以控制債務問題。

   

  就在8月15日,傳奇財務專家馬科波洛斯發布了175頁的報告,質疑GE財務造假381億美元。

   

  馬科波洛斯的成名,來自于揭穿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金融騙局——麥道夫龐氏騙局。

   

  麥道夫是美國華爾街的傳奇大亨。他以高額回報為誘餌,吸引大量投資者不斷注資,以新獲得的收入償付之前的投資利息,形成資金流,這個騙局維持多年,累計詐騙金額超過600億美元。

   

  馬科波洛斯是第一個發現麥道夫操作有問題的,并從1999年開始,不斷向美國證交會舉報麥道夫和他的公司,但遲遲無果。

   

  直到9年后,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麥道夫面臨70億美元贖回壓力,無法再撐下去,才向兩個兒子(也是其公司高管)坦白,其實自己一無所有,一切“只是一個巨大的謊言”。

   

  2009年6月29日,麥道夫因詐騙案在紐約被判處150年監禁。馬科波洛斯獲得舞弊審查師資格,自此聲名鵲起。

   

  對決

   

  這份質疑報告所說的381億美元財務造假,主要涉及三個方面,包括GE的長期護理保險業務需要馬上撥備185億美元;調整美國保險企業法定會計準則和通用會計準則之間的差異,GE需要另撥備105億美元;以及子公司貝克休斯通用2018年損失91億美元,三項合計381億美元。

   

  馬科波洛斯認為,GE使用了許多與安然公司相同的會計技巧,所以把它稱為“GEnron劇本”。“我們認為,所遇到的380億美元欺詐案只是冰山一角”。

   

  GE在2019年6月30日凈資產是352億美元,馬科波洛斯認為,如果抹掉應該撥備的185億美元和105億美元,調整后的實際凈資產只有62億美元。

   

  他的邏輯是:一旦GE被迫調整凈資產數據,會立刻違反與債權人的協議,導致債主加速追債,可使用的信用額度消失,信用評級下調,公司立刻處在破產邊緣。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馬科波洛斯也承認,一家美國中型對沖基金對此次調查提供財務支持,他能從對沖基金的做空利潤中獲得分成。

   

  不出所料,在報告發表當日,GE股價大跌11.41%,創下近四年最大跌幅,市值蒸發8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30億元)。

   

  針對馬科波洛斯的指控,GE首席執行官卡爾普表示,公司將始終嚴肅對待任何有關財務不當行為的指控,但這純粹是市場操縱。同時,其表示已經花費200萬美元購入自家股票。

   

  次日,GE官網也發布回應,稱從未見過馬科波洛斯,但是聽到的指控是完全錯誤和有誤導性的,并對報告中的指控進行了逐一反駁。

  

  圖/GE官網截圖

   

  GE官方回應當日,公司股價反彈逾9%,幾乎收回前一日的跌幅,但隨后,股價連跌3日,截至8月22日收盤,GE股價報8.19美元/股,較做空報告出臺前仍下跌約10%。

   

  據東方財富Choice統計,除了卡爾普,8月15日和8月19日,GE的另外三位高管也買入了GE股票,4位高管共斥資245.26萬美元,合計買入30.7萬股。

   

  “上市公司的財報都比較嚴謹,如果指控其造假,應該需要更詳實的證據”,基巖資本副總裁岑賽銦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

   

  他認為,報告對GE保險業務和子公司的兩項指控,都不涉及GE核心業務,“保險公司需要多少撥備金才合理,并沒有統一標準,不能說最保守的就是正確的。至于子公司利潤的問題,上市公司財務報表按照規定執行就可以。關鍵是這兩項指控和GE主業沒有關系,所以GE的價值不可能由這一份報告來定義。

   

  “因為沒有掌握足夠的細節資料和數據,難以判斷GE是故意造假,又或僅僅是財務激進”,興業證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師張憶東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去年我們就提示過,近年來GE面臨轉型及金融風險,產融結合之路暴露出更多風險,數字化轉型之路亦非一帆風順。”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前主席Harvey Pitt指出,如果馬科波洛斯認為GE造假賬問題嚴重,大可向SEC檢舉,屆時可能得到GE和解金的三成。但他選擇公開此事,其動機令人懷疑。另外,其表示,SEC與司法部早已就GE的會計賬提出質疑及調查,馬科波洛斯的指控只是第二意見。

   

  岑賽銦表示,做空報告是帶有目的性的,做空機構發布做空報告,通常有對沖基金狙擊股票從而獲利的考量在,投資者應該獨立思考,充分理解GE這家公司的核心價值和業務模式,以及目前面對的問題,然后根據產業的發展方向來做出自己的判斷。

   

  美國商業作家吉姆·柯林斯在《巨人如何倒下》一書中,探討了偉大企業倒下的五個階段,分別是:第一階段,成功導致自大;第二階段:缺乏紀律性擴張;第三階段,無視風險和恐慌;第四階段,尋找救命稻草;第五階段,湮沒無聞或死亡。

   

  百歲GE,現在處于哪個階段?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APP下载
云南11选5的最好方法l 湖北11选5复试怎么算 广东麻将怎么点炮胡 河南快35 福彩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玩法 买马的网站是多少 台州麻将规则 北京赛车pk开奖记录 足球比赛比分竞猜直播 互联网金融可以做什么工作啊 友乐广西麻将下载安装 26选5今晚有没有开奖一 恒日升配资 分析股市大盘 腾讯欢乐麻将大众麻将胡法 赛趣网国标麻将app